→ 左岸讀書,一如既往。

Tag Archives: 大學

10年職場人,給大學新生的一點建議

文/蘇瑾七 因為生活在同一個城市,所以大學畢業后曾多次返回過母校。去看那里的人,看那里的樹木花草,看曾住過的宿舍樓,看曾用餐的飯堂、看曾學習的教室、看曾花前月下的湖邊和長椅… …盡管一切都已物是人非,但每每回去,都好像回到了舊時光,勾起無數回憶。站在人生已過三分一的節點上,除了……

辛苦這么多年,別最后栽在志愿填報上

文/謝慧敏 2019年高考的硝煙漸已散去,志愿填報的大幕業已拉開。“七分考,三分報”。志愿的重要性不用多說,成績代表著門檻和高度,志愿則意味著方向和定位。 有趣的是,我們平時使出十分的力氣在考試上,卻吝嗇于勻出一些時間研究志愿。以至于對如何走好最后一段路程,多數家長及考生的心里是……

談高校學生的自我修養

文/ 春曉 伴隨著朋友圈的端午祝福,還有記憶中老天暴雨雷鳴般的“掌聲”,一年一度的高考大戲終于又落下了帷幕。據統計,2019年全國高考報名人數突破千萬,這個創近十年紀錄的人數從某種程度上體現著國民對教育的重視加深,從側面上也反映出我國教育的普及,也意味著將有更多的學生在九月進入高校……

我愛平菇肉片

文/星愿 在高原,一團團棉花一樣的云朵調皮的追逐著太陽,而太陽羞澀而又倔強的將頭探出云朵,將溫暖的陽光撒向這人間三月天。 在這小城三月的溫暖陽光下,我又徑直走向那家有平菇肉片的小飯館。 進到飯館里,我點了平菇肉片,然后找了個靠窗的位子坐下,喝喝茶、玩玩手機、看看窗外的風景,真是人生……

大一,大二,大三,大四

文/Fawn 再給些時日,恐怕會將這四年譜出十四年的韻律。只可惜是癡人說夢。 大一,如含苞待放的花蕾嬌弱迷漫不已,少不諳事的輕狂,徹徹底底就是一個未謀世不知世有多癲的巷里的孩子。那年軍訓,酷日撩人,一個個臉蛋活像飽經滄桑的老人,干枯且布滿紋路,可倔強的你寧肯曬的通紅也不愿一遍一遍的涂……

你其實并不想談戀愛

文/貝貝 大一的時候,我并沒有想談戀愛。那時候,對談戀愛沒有什么概念。第一,本人并不漂亮。第二,本人性格偏男孩子。談戀愛這種事情,總是滲透著一股子酸醋味的。也許,我天生對這個過敏,總覺得卿卿我我,整天黏在一起,讓人感覺特別不爽。而從我的經驗看,愛情這種東西可以把很多單純的東西給毀……

那年那天,我來了

文/鸝鳴 就是這樣的天,就是這樣的陽光,四年前的九月,我來到了這個離家并不遙遠的城市—濟南。雖然只有三百多公里的路程,但因為中間需要倒幾次車,從家到這里仍然需要六七個小時的時間。早上五點起床,六點出發,下午一點多鐘到終點站。第一次坐這么長時間的車,我和父親都有點兒疲憊。偌大的校園……

大叔很忙!

下面是秋葉老師的一次校園訪談,有一堆也許你也想問的問題,秋葉也準備了一堆不知道算不算犀利真實的回答。其實這些問題分開來問,每個問題都能寫一篇知乎文了,括號內是我的小小觀點! 文/秋葉 鄰家大叔不簡單 1、你為什么萌生利用網絡方式,為大學生排憂解難這種想法? 答:作為一名愛國的大學老師……

那些面館,那些人

文/強磊(磊磊澗中石) 我生在北方,所以面一直是我比較愛好的食物。還有就是因為面很實在,就像北方漢子一樣。 我在讀高三的時候離學校不遠處有一個“兵兵面館”,我一直猜測是不是因為老板有個當兵的夢想,或者是當過兵復原了才起這么個名字的。當然這不是重點,重點是這個面館是我們周末出來最重要……

我們需要精英嗎?

其實這是個悖論,因為中國講究“謙虛”,所以避談“精英”,可是哪一個社會不需要精英,只是我們沒那個環境和意愿去培養,一談到精英,中國人是誰也不服誰啊。   先看許知遠寫的一篇文章——《二十歲左右的年輕人,最不幸的一代》   第三排的短發女生說:“我二十一歲,為什么活得卻像是四十一歲……
LOL外围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电竞投注| 电竞冠军| 菠菜电竞| 电竞资讯| lol外围| lol外围| 菠菜电竞| 电竞投注| 电竞比分网| lol外围| 竞技| 菠菜电竞| 电竞菠菜| 电竞冠军|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电竞投注| 电竞冠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