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讀書,一如既往。

距離成都60公里

2020-10-24 . 閱讀: 204 views

文/奇行天下

本想暫居成都感受古城的文雅氣息,最后卻到了都江堰。

成都確實是變味了,變得一點都不安逸。找工作跑了幾圈,花了一點交通費和一大堆的中介介紹費。現在工作有這么的難找嗎?

在成都待了兩天,夜里常想回昆明去福德站旁邊的菊花米線館吃一碗菊花米線。

成都的氣候確實是陰晴不定的,常年多雨。汪曾祺在昆明讀書的時候總是愛寫昆明的雨。昆明的雨細細的,被風夾裹著,天地間有一種草木的潤氣。這樣的雨就特別適合詩人寫寫小詩,歌唱家練練嗓子。

回顧在成都的短暫日子,肥腸粉、紅油抄手、小面、燃面等面食按兩賣確實是理解不了。話說在河南的某些城市也有按兩賣燒麥的,但是店家都是按燒麥餡的重量計錢的。

況且我懷疑這按兩計的面食是按濕面條來計算的,這東西看上去精裝有情調,但實際操作中商家哪會按重量計算面條呢,所以往往是一兩不夠、二兩浪費。或者是像食堂買飯一樣:打兩個一兩的飯比打一個二兩的飯實在。

成都的道路上美人確實多,但是細看上去又有一種進了工藝品商鋪的感覺。一種統一的有標準的美感和打扮。也許是有女孩子夢想著自己會成為網紅或者就是按網紅的標準來打造自己吧。

網紅,帶著這兩個字的東西,我就會警惕,怕自己莫名的被人渲染了氣氛,為情節和夢想買了單。

不為了吃來成都毫無意義,豌雜面、渣渣面、宜賓燃面、抄手、肥腸面、三鮮鍋巴、川味拌涼菜、涼糕、蛋烘糕、芝麻糖、燈影牛肉……

離開也是不得已,這些東西在沒有吃過之前是多么的美妙,簡直令人牽腸掛肚。

但是在昆明待久了之后來這就覺得變了。昆明的豆花米線、油炸洋芋、老奶洋芋、過橋米線、糖油粑粑簡直和成都特色美食有異曲同工之妙。

在經濟開放的現在,在云南就能把成都流行的美食吃了個遍。不由得有些感嘆:人生若只如初見。

至于云南的牛干巴與四川的牛肉干都是各有千秋,不分高下。但是你見土特產的店鋪里面擺放著:豆末糖、鮮花餅、黑糖、牛干巴,狗屎糖,真的一度有回到昆明的感覺。

成都是盛名在外,立志打造中國第一網紅城市,但是有點像杭州了。杭州也是,錢塘江大潮、最美西湖、阿里巴巴財富帝國,網路上遍地的宣傳。在現實中相遇卻有一種落差感,交通的確是毛病挺多的。西湖也沒有那種晴光瀲滟、山色空濛的感覺。只有人、黑壓壓的如一片螞蟻的人群。

通過詩來認知城市我正是犯了邏輯上的根本錯誤,詩本來就不屬于普通人家。蘇軾寫了:小舟從此逝,江海寄余生。也沒見他兌現啊。反倒是陶潛干脆:采菊東籬、歸見南山。

有一周的時間是在藏區過的,原始不等于純潔,去藏區蕩滌的人不知道是在想什么。來到佛的高原卻不遵佛理,見白塔不繞行,過經幡不低頭。

第一次到高原沒有高反,也沒有不適,卻是感到藏區的神奇,凌晨兩點還有人在街道上游玩,當地的酒吧常徹夜營業,原以為藏區是沒有酒吧這種東西的,夜場自不必說。我這就是盡信書了。人總有情欲的、藏區就不該怎么怎么的我才是一個思想上的強盜。

在藏區過七天,沒有睡帳篷也沒有出現奇跡之類的東西。車子載著我們從一條河的旁邊遷移到另一條河的旁邊,路上神山云霧繚繞的峰頂終于是露了一會兒臉。翻過幾個蓮花落子,看著山上的樟子松,半山腰的牦牛,山頂的云霧,頭頂的藍天。不想禮佛也不想欲望,整個人就這樣空空的,像風吹過了瑪尼石又吹過我的心竅。七天過后,覺得自己沒有必要來藏區了。

這里空空的像少了什么似的。

最后到了都江堰,成都人喝的就是都江堰的水。這樣想自己也是與成都是共飲一處水,身體的七成是相同的,覺得挺好的。成都還是太擠了,工作的機會要搶,吃蛋烘糕要排隊一下午。哪里適合一個不時會放空自己的人。

都江堰挺適合觀水的,幾條河穿城而過且不污濁。水呈現出碧玉的顏色。不管白天黑夜,始終在流淌。這給都江堰注入了生命,觀水久了就會感受到,能攻者莫過于水。

甘孜州有個猴子壩,開閘的時候特別壯觀,有將河流掀起,一陣陣浪花擊打在臉頰的感覺,氣勢磅礴,有吞沒大地之感。

落居后,想著將這幾天的事發條朋友圈,但是提筆著書的時候卻忘的一干二凈。自己記得當時在藏的七天自己很平靜,身體無礙,精神如水,甚至覺得與部分藏民可以用眼神交流。

待在離成都不遠不近的地方,想繁華時乘快鐵去看看也不耽誤晚上回家休息。成都得往邊邊上挪點保持朦朧模糊是最好的了。有一層面紗不至于讓我看見真容。

左岸記:每個人心里是不是都有一座屬于自己的城,在這座城里,每個人的現實就是,怎么活出自己的個性,活出味道來,是人們的生活故事塑造了城市的性格和精神,也是人們對城市的理解與質疑讓人們一步步融入到屬于自己的城市當中。

左岸

愛讀書,愛生活!

發表評論



LOL外围 JBO竞博| 竞博官网下载| JBO| 竞博电竞|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lol| JBO竞博| 竞博lol| 官网竞博| JBO官网| 电竞竞博| JBO官网| JBO| 竞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