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讀書,一如既往。

人生若只如初見

2020-10-18 . 閱讀: 66 views

文/奶茶不太甜

北京太冷了!

下了高鐵,幾乎所有人都裹緊了本就扣得嚴實的羽絨衣,戴上帽子又懊惱自己無處安放的雙手。明明是帶著任務的公差,我卻硬要吹牛說,不過是去故宮看場雪景。還沒看雪,自己先被凍僵。

北京已經下過一場雪了,路邊殘留著斑白的小小印記,車子穿過櫛次鱗比的高樓大廈,寒風撲面的街道行人稀少,唯有中國農業大學門前的立交橋上,一對對身著厚棉衣邊走邊跺腳的情侶們,讓人憶起人生中無憂的過往和溫柔。

突然想起站在蘇黎世紛飛的雪景中,穿著駝色大衣,圍著淺灰羊絨圍巾,不聽醫囑、強打精神執意要去機場接謝小秋的王瀝川。

明明是精通英法德意四國語言,畢業于哈佛大學的高級建筑師,竟然看上出身寒微的小鎮姑娘,相處起來十足的紳士風范。像是用法語為她朗讀《追憶似水年華》;拄著拐杖突兀地出現在人潮擁擠的火車站,只為了勸小秋坐飛機回家;因為小秋父親的誤會,明明中文不好還著急慌忙的告白說,要和小秋生一個米飯,其實不過就是希望以結婚的承諾打消老人家的顧慮;為了不拖累小秋,不顧病懨懨的身體,堅持從瑞士回到上海,用流利的英語混著軟糯的臺灣腔一遍遍勸她:“放棄吧,人生中有些事情只有自己撐過去才行,要學會move on。”怪不得會有粉絲留言說,盡管我們的生命相隔了整整一條長河,但我只想給你一副昭然若揭的干凈擁抱。

在皇城根腳下川流不息的人流車流中,王瀝川的好讓人念起過往“人生若只如初見,當時只道是尋常”的美麗時光,僅僅是說到安息兩個字,都會難過嘆息時光之里山南水北的無限遺憾。

初雪的日子,但愿平行時空中,星河徜徉,一路有光。

如果說,瀝川只是作者為青蔥少年編織的愛情夢想,那么沈從文和張兆和的故事就是俗套又不乏溫馨的互相嫌棄且不離不棄的愛情。

鄉下小子沈從文對大家閨秀張兆和一見鐘情,前前后后寫了幾百封可以入冊的情書,張兆和開始覺得他不知天高地厚到了無聊的程度,最后竟慢慢被他的專情和文采打動。兩人在胡適等人的撮合下結為連理,卻在婚后迅速的因為太過懸殊的背景而無法繼續生活,一度分居。然而每每遇到困難時,兩人的感情最終還是占了上風。張兆和在關鍵時候點醒沈從文,讓他放棄寫作轉行歷史研究,又捐出了大量娘家的文物幫助他躲過了難關。

張兆和對沈從文可謂盡責,但對他的不理解也一樣幾乎持續到了人生盡頭。直至丈夫死后,她才終于發現兩人之間的感情之深,并最終在他的墓碑上寫下“不折不從,星斗其文;亦慈亦讓,赤子其人”十六個字。

至今記得那篇文章里那個老師講完這個故事之后給學生們的忠告:“我希望大家將來都認真對待婚姻,最起碼也要學習沈從文,把道德和感情這兩條底線牢牢把握住。人一輩子七八十年,其實長的超出你們的預料,想在這么長的時間里不遇到任何變故是不可能的。一個講道德、有感情的婚姻,多大的浪頭來了你都不會傾覆。因為你心里知道自己還有想見到的人,有想盡的責任,這種想法的力量是和信仰相當的。”

在這個天寒地凍、萬物凋零的季節,突然想起沈從文的那句名言,“我行過許多地方的橋,看過許多次的云,喝過許多種類的酒,卻只愛過一個正當最好年紀的人。因為明白你會來,所以我等。”

初雪的日子,但愿你相信誓言之美,不在于它能對抗世事無常,而在于今生今世,有那么一瞬間,你曾經愿意相信它能。

最近踏遍萬水千山尋找老伴兒的爺爺更是讓人慨嘆,愛如拯救,人與人之間總有一線生機可以不落窠臼。

這位叫王玉明的古稀老人穿著洗的發黃的外套,坐在《等著我》欄目錄播間,憶起兩人共同走過的斑駁歲月:像是她為他做棉鞋寄去部隊,他珍藏著她第一次賣冰棍賺的兩元錢,說要留給孩子們作紀念;地震時她為了救他腿上被釘子軋破留下去不掉的疤;他負責賺錢養家,但她并不專職貌美如花,而是一手包辦了柴米油鹽醬醋茶;他深感抱歉寫信告訴她,有了你我就有了家…..

在過去700多天里,他走了6000多公里,貼了20000多張尋人啟事,穿壞了9雙膠鞋,蹬壞了5個自行車,只為尋找患上阿爾茨海默癥而走失的老伴兒。他佝僂著背扛著巨大的背包,顫抖的把手放在平臺上盼著那扇門背后的奇跡,可那張長椅上卻空無一人。

直至李七月出現含淚抱歉地告訴爺爺,沒有找到他的老伴兒。老人嗚嗚嗚哭的像手足無措的孩子,一直念叨:“閆寶霞,你走到哪兒去了?王玉明來接你了。這么多年,我們相依為命,沒想到老了卻把你弄丟了?我咋把你弄丟了呢?”他顫顫巍巍、斷斷續續的這些話,令所有觀眾瞬間淚目。

就是這樣樸素的他令人輕易相信了“人生縱苦無妨,良人當歸即好。拂去肩上雪花,同看天地浩大”的極簡生活信仰,甘心“家人閑坐、燈火可親”塵埃落定后的踏實感,真切地明白了那句,人生在世三萬天,難免囿于晝夜、廚房與愛。

初雪的日子,但愿閻奶奶能走到光明處,被她的老伴兒帶回家。

此刻,我又坐在北京西站人流涌動的候車廳,于嘈雜凌亂的鼎沸人聲中聽到旁邊的人手機中播放著泳兒的歌:“塵俗渺渺變幻多,花會謝愛情會逝,但最真摯的你誰又可取替,但你于我心里仍代表一切。”我始終沒有看到故宮的雪,卻在臨別之際聽到了久違的歌。

初雪的日子,但愿人長久。

左岸記:初見總是美好的,常見是不是依然,需要的其實就是要有那份初見的喜悅和常見的歡喜。

左岸

愛讀書,愛生活!

發表評論



LOL外围 竞博JBO|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官网下载| JBO| 官网竞博| jbo竞博体育| 竞博电竞| 竞博| jbo竞博体育| 电竞竞博| 竞博|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app官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