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讀書,一如既往。

為什么不要把自己太當回事?

2020-10-13 . 閱讀: 366 views

文/Windy Liu

如何做成一件事?

這是很多人會問的問題,我自己也一直在探尋這個問題的答案。

要做成一件事情,大多數人會認為這需要做事的人有眼光,有魄力,有能力,有資源,還要懂得堅持。

這些都對,但都沒有觸及到這個問題的根本。

因為在上面這類解釋中有一種很明確的假設,就是「我」很重要,因為「我」這件事情才能做成。

這個世界上很多人把自己看得很重,太把自己當回事,可事實上,做成一件事,首先因為這件事是一件對的事。

因為這是一件對的事,所以即使不是你來做,也會有別人來做,而你只是恰巧在某個時間某個情境碰到了這個做事的機會,你只是做成這件事情的「工具」。

而要把這件事情做成,不需要你把自己當回事,而需要你把自己這個工具打磨到極致,讓這件事情本身引領你去把它做成。

而事成之后你收獲的名利財富成就,只是你把這件事情當回事的副產品。

一個人最大的本事,是不太把自己當回事,而把真正要做的事當回事。

1。不太把自己當回事,你才能把自己的事當回事


在《十三邀》這檔節目中,許知遠采訪了馬東。

觸動我的并不是這場人生的暢談,而是在整個節目中,馬東表現出來的那種看似玩世不恭卻實則深沉厚重的舉重若輕。

鏡頭落在蔡康永身上,他說——

“我其實不知道馬東當初為什么找我,他找我的時候,我其實就在想說,一個中央電視臺做到主管的主持人,選擇轉戰網絡平臺做節目,應該是個雄才大略的人吧。可見到本人的時候,卻發現他并沒有那么把自己當一回事。

娛樂圈是一個每個人都以自我為中心的圈子,可在這種環境中,馬東卻有一種,你沒有把我當一回事也沒有關系,你沒有把我會的東西都知道而佩服我,這也沒有關系。這一點,是我覺得很奇妙也很有意思的事情。”

馬東就是一個不把自己當回事的人,因為他把自己真正要做的事當回事。

所以,縱觀整期節目,我看到馬東被奇葩說辯手的戲虐和嫌棄,也看到了他與工作人員交流的誠懇和隨意,更加看到了他與許知遠對談的真實和睿智。

一個不把自己當回事的人,才是一個真正活明白了的人,他不虛張聲勢,也不浪費精力,知輕重,明深淺,哪些重要,哪些無用,在他心里一清二楚。

所以,不太把自己當回事的人,才有機會把自己要做的事當回事,因為他往往是那個「但行好事,莫問前程」的人。

當許知遠問馬東——

“你喜歡這個新時代嗎?” 

馬東的回答是三個“我喜歡”。

“一點抵觸情緒都沒有嗎?” 

馬東的回答是三個“沒有”。

馬東說他沒有感受到新生代的沖擊,相比于許知遠,他更能理解和包容這個時代的年輕人。

他沒有把自己特有的想法觀念強加在別人身上,反而是以一種開放的心態來面對這個世界的變化。

就像他從傳統媒體轉戰網絡平臺,帶著的就是一種對新鮮事物的好奇。

面對日新月異的技術變革,不把自己當回事的人,才會愿意去擁抱變化,讓自己在變化中揉碎了,熔化了,然后再鍛造重生。

如此,他才有了把自己想做的事做成的機會。

2。不太把自己當回事,才能處于把事做好的狀態


一個人要想做好一件事,往往都有個前提——

他先要能夠讓自己進入到把事做好的狀態,然后才能真正把事情做好。

你可以觀察周圍那些有所成就的人,一旦什么事情找上門,他們就可以挽起袖子立馬開干,而不像很多人那樣磨磨蹭蹭,推了今天推明天。

所以,一個能成事的人,往往都能讓自己處于把事情做好的狀態。

那「把事做好」到底是一種什么樣的狀態呢?

國家博物館講解員河森堡說,他在給別人講解的時候有這樣一種切身體會——

如果一周之內他每天都講,連續講兩周,那他嘴皮子就特別利索,第一句話剛說出口,第三句話在腦子里就已經準備好了,而且總能在記憶里搜到措辭最貼切的詞匯,表達得既流暢又精準。

但如果他兩個星期不做這種高強度的講解,就會很明顯地感到自己的表達能力遲鈍了,說話語無倫次,有的詞匯在嘴邊繞,但就是想不起來,有時候比劃半天手勢愣是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急得不行。

前面這種「流暢順遂」的狀態,其實就是可以「把事做好」的狀態——

在這樣一種狀態里,你是一個眼里非常敏感的人,總是能調動所有感官去專注眼下正在做的事情。

而「把事做好」的狀態,其中一個非常重要的特征就是心無雜念——

你的內心井然有序,所有的念頭只與當下的事情相關,相互支持,步調一致,就像一條充滿能量的河流,徐徐流淌,充實而感動。

這種狀態就是活在了當下,臨在此時,此地,此事,達到一種「無念無我」的狀態。

當一個人處于這種「無念無我」的良好狀態,他就能夠充分發揮潛能,擁有最佳表現,最終自然而然地把該做好的事情做好。

我過去寫文章,思緒總是會被各種執念所填滿——我的文字有沒有爆款的氣質,是不是能夠讓我在讀者心目中的形象更好,是不是會吸引更多人關注我,我的思考是不是足夠深入讓別人望其項背。

這些都是我的期待,我還著滿滿的雜念去寫一篇文章,我太把自己當回事,結果就是,我下筆的時候小心翼翼,時間在這種糾結和焦慮中流逝,原本想說的話被一遍一遍地修飾,掩蓋,最后變得面目全非。

其實,如果你仔細觀察,不管是科研,體育,藝術,工業或是互聯網領域,那些真正讓人驚艷的成就,往往都是在一種良好的「無念無我」狀態的慣性之上實現的。

平時這個人并不起眼,你可能根本就沒有注意到他,但其實他一直在努力一直在做事,一直保持著一種把事做好的狀態,在一件事情上花功夫已然成為了他的一種生活方式。

突然某一天,他可能是遇到了某個機遇,可能是腦瓜里靈光乍現有了一個新的想法,然后,他就到達了一個新的層次,在所做的事情上有了質的飛躍。

這時候,你看到了他事成之后的光彩奪目,卻從未覺察到他一直蟄伏于那種把事做好的狀態里。

所以,我覺得無論干什么,都不要急于想要做出成績,你應該先想一想,如何做到不把自己當回事,如何讓自己真正處于把事情做好的狀態,并且能夠一直穩定在那個狀態里。

因為指不定哪一天,或是好運落在你頭上,或是靈光一閃,人一下子就上去了,突破了原有的圈層,事成了成就也就有了。

突然的頓悟,偶然的好運,這些都可遇不可求,等待是唯一的辦法。

而當那一瞬間真正來臨時,也只有持久的勤勉所累積而成的那種把事做好的無念無我的狀態,才能真正接住它。

本質上,把事做好的狀態其實就是在生命中臣服于當下的等待姿勢。

在這種狀態中,你沒有太多自我的念頭,沒有太多功利性的目的,你只是臨于當下把握機會,去把真正重要的事情做好。

3。臣服于當下,你才能專注地把事情做好


當你進入「無念無我」的做事狀態,你其實就是臣服于當下,把所有專注力投入到正在做的事情上。

道家說,“你去找它,你去談論它,你想獲得它,是得不到的。反而你不去找它,你不去思考如何得到它,你就得「道」了。”

一位老師給我講過這樣一個事情。

有個人向他請教一個問題——“我的人際關系很簡單,朋友不多怎么辦?”

這位老師看了看他,說——

“看來你很在意人際關系,人際關系簡單是問題嗎?

當你關系越簡單的時候,你就會有更多的時間跟自己獨處,而這種獨處的能力往往會讓你把焦點放在自己身上,而不是投身于那些看起來喧鬧繁雜的人際關系經營上。人其實有三四個好友就已經很難得了,人際關系一定要復雜一些嗎?”

這個人聽過之后,回去就不再糾結于這個問題,而是把精力放在自己的成長上,溝通能力和工作能力都變得越來越強。

因為自身的優秀,他自然而然受到領導和周圍人的重視,而很多人反而會主動跟他交流,跟他搭建新的人際關系。

當他不把自己當回事,臣服于當下的問題,把問題本身消解了,讓它不再成為困擾他的問題的時候,解決這個問題才變得如此唾手可得。

其實,當一個人全心全意地投身于當下,把自己置之度外的時候,他就很容易進入心理學家所說的心流中——

在心流體驗中,我們可以掌控自我的意識,重塑內心的秩序,進入忘我的境界,收獲幸福感和成就感。

可現實中大部分人卻無法臣服于當下,要么在工作的時候想著休假,要么在休息的時候又念著賺錢,思緒總是游走在未來和過去。

可是,過去是你此時此刻的回憶,未來是你此時此刻的想象,在我們心中,更重要的是當下,只有當下的此時此刻是你能夠把握的,是你可以調動自己的智慧,技能,身心去付諸踐行的。

我們很多人都有這樣的思維方式——如果過去怎么樣就好了,如果以后怎么樣就好了。

但我們唯獨沒有專注于此時,此地,此事,無法進入到「無念無我」的做事狀態。

臣服于當下,就是要放下內心的執念——

面對自己的目標和理想,你要做的不是天天期待著它哪天會實現,執著于它應該如何如何,它必須怎樣怎樣,而是摒棄掉內心的執念和期待,讓自己全力投入到當下,去做該做的事情,然后一步一步地把自己可以做好的事情做好,而那些自我的功利性以及外界我們無法控制的事情,則放任自流,隨他去了。

當把「我執」從內心里移除,你的大腦反而能夠安靜下來,你會將更多的精力投入到當下。

而內心清明之后,那些難得一遇的靈感和思緒反而會自然地從你的內心里流淌出來,變化成你把事情做好的利器。

在日常生活里,我們可以用「正念」這個工具來做到臣服于當下,通過練習冥想,通過長期專注地做一件事情,然后有覺知有意識地覺察當下的一切,同時又對當下的一切不作任何判斷,評價,只是單純地讓自己處于「無念無我」的狀態。

4。「無我」之后,就是「無為」

臣服于當下,才能讓你進入到「無念無我」的狀態。

很多人對于臣服和放下有一種錯誤的認知,以為那是一種怯懦認命的表現。

但事實恰恰相反,臣服于當下需要一個人付出所有力量,讓自己足夠勇敢,坦然面對這個真實的世界。

臣服是一種Being的狀態,讓你一直活在當下,不被個人的偏愛好惡來引導你的生活方向,而是主動允許自己的生活被一個強有力得多的力量所引導,那就是生活本身。

最近因為出版公司的一些問題我的新書遲遲未能出版,我很郁悶也很氣憤——

別人的書都早早出版了,我是不是落后于他人?

錯過了好的時間節點,這本書會有好的銷量嗎?

一而再地讓讀者失望,他們還會關注我嗎?

…...

所有這些焦慮和恐懼讓我進入了一種「我執」的狀態,我想要操控這一切,我想要一切如我所愿,這時候我就沒有臣服于當下,我被自己頭腦里的各種念頭牽絆著,無法做出選擇。

當我覺察到太把自己當回事,太過于執著于一個有利于自己的結果的時候,我決定放下頭腦里的各種評判,調整狀態去跟出版社溝通。

「無我」之后,就是「無為」。

所謂「無為」,并不是不去做任何事情,等待著事情自己變好。

在《臣服實驗》這本書中,作者Michael·A·Singer對「無為」有一種解釋:

“沒有要做的決定,有的是你和你面前的事的交互。認為「我」要去做決定,是因為「我」有各種牽掛,欲望和恐懼。唯一能幫我們的,是放下,釋懷。如果你能放下自己的這些欲望和恐懼,那就沒有什么決定需要做,剩下的只是生活本身。”

所以,當我臣服于當下,放下內心各種執念和評判之后,我找回了內心的平靜——

我更愿意把出書這件事看做一件對的事,做成它靠的不是我一個人的能力,而是所有認同這本書價值的人共同的信任和努力。

所以,我試著去做到「無念無我」,臣服當下,接納現實,把自己當作做成這件事情的工具。

這時候我才能真正放下內心的欲望和恐懼,感知到他人對這件事情的態度,試著與他人重新建立信任然后一起去盡力做成這件事。

而我相信,「無我」之后的「無為」,是未來做成這件事的深層次的原因之一。

最后的話

“當你不再需要吸引任何東西的時候,你原來需要的人事物,反而倒過來需要你。”

就像有才華有能力的導演,他不再需要證明自己,不再需要跟人打交道拓展人脈積累資源,那些電影投資人和各種資金,劇本等創作資源反而會自然地都涌向他。

不把自己當回事也是一樣的道理,當我們不把自己當回事,別人就會把我們當回事。

當你不把自己當回事,而把當下該做的事情當回事,你才有機會放下內心的恐懼,焦慮,專注于此時此刻,真正地把事情做成。

PS: 在幾年前我寫過一樣標題的文章,但最近發生的很多事,讀過的很多書讓我對于「不把自己當回事」看得更加清楚了,也把之前的很多思考串聯了起來。

這篇文章的核心,是讓我們放下對生活的執念,反過來讓生活本身引領我們去把事情做好,這真的是一種生活的智慧。

共勉~

左岸記:云山蒼蒼,江水泱泱,人不能太把自己當回事,也不能太不把自己當回事。太把自己當回事,那是怎樣的狂傲;不把自己當回事,那又是怎樣隨便。沒有能力的人,更容易高估自己的能力;如果連自己都放棄了,那也就真是那么一回事了。

左岸

愛讀書,愛生活!

發表評論



LOL外围 官网竞博| 竞博lol| 电竞竞博|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官网| JBO竞博| JBO体育| JBO竞博| JBO竞博|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JBO| JBO官网| JBO体育| JBO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