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讀書,一如既往。

胡因夢的頂級魅力,是活出自我

2020-06-17 . 閱讀: 732 views

——讀《論生命的不可思議》

文/謝慧敏

我對胡因夢的服氣,不僅僅是一個女子對另一個女子的服氣。

在看她的自傳《論生命的不可思議》之前,跟眾人一樣,我對她幾乎沒有什么印象,僅有的一些停留于她是一名前演員、李敖前妻的身份,一個不那么正面的印象,一個粗淺的被誤導的印象。

《論生命的不可思議》改變我的看法,這部自傳讓我看到了一個奇特的女子。胡因夢不是什么人的女兒,也不是什么人的妻子,胡因夢就是胡因夢。胡因夢帶給我的驚喜,不啻于在一堆亂麻中發現了一個線頭,在泥濘中發現了一條小徑,我覺得我的生命中多出了一個可以參照效仿的樣本。

胡因夢的美貌是無法繞開的,世人至今還津津樂道她的美貌。美貌之于女人,就像勇氣之于男人,是一種讓人艷羨的品質。胡因夢全盛時期的容貌讓人久久不能移目,這是一種既靈動又神秘,既端莊又柔媚的美,表述得最貼切的莫過于前夫李敖:“如果有一個新女性,又漂亮又漂泊,又迷人又迷茫,又優游又優秀,又傷感又性感,又不可理解又不可理喻的,一定不是別人,是胡因夢。”

如果僅僅以美貌名世,胡因夢早已是一顆滑出了眾人視線的流星。這個世界最不缺的是美女,這個世界最缺的是獨立的美女。年過不惑的我才懂得,做一個獨立的人是多么不簡單,做一個獨立的女人更是多么不簡單,這樣的人放在哪里都熠熠生輝。

胡因夢的一生都在做胡因夢。小時候,父母關系不好,父親長年不回家,胡因夢寫信罵父親:“不回來你就是老混蛋!”父親要離開母親,謹慎地詢問胡因夢,尚在讀初中的胡因夢直言不諱:“你們倆如果想要活得久一些,最好分開。”母親罵她“這個不孝的東西最特別。”

胡因夢的聰敏好學是不容質疑的,初中時贏得了“十項全能”的稱號,憑借努力和天資,她考上了臺灣輔仁大學,在那個大學生是鳳毛麟角、女大學生更是稀罕之物的年代,父母親的那份高興自是不用說,差不多要燒高香,然而他們沒有高興多久,這個眾人羨慕的身份,在胡因夢眼里沒那么金貴,僅僅不到兩年,她要求退學,理由很簡單,她不喜歡德文專業,為避開父母老師的百般阻撓,她干脆在期末考試交白卷,瀟瀟灑灑地走出校門,失望的不僅僅父母,還有那些男大學生們:“胡因夢走了,輔仁大學的春天也離開了。

年輕的胡因夢或許并不很清楚自己是一個怎樣的人,但她很清楚自己想要什么,她很認真地聽取地內心的聲音。胡因夢的性格既有小布爾喬亞的嚴肅,又有波希米亞風格的浪漫。每每在重大決擇面前,胡因夢遵從的不是權威和道德,而是內心的自我,自由自在的波希米亞的風格在性子中占據了上風。

美貌帶給胡因夢多彩多姿的感情生活,二十歲那年,胡因夢迎來了自己的初戀,這份初戀跟任何少女的初戀一樣,美好而忘我。對像是一名外國人,老外在上個世紀六十年代的臺灣沒那么吃香,有點像二等公民,胡因夢遭受了來自周圍的異樣目光,包括來自母親,但它們沒有給生性叛逆的胡因夢帶來壓力,她全身心地投入戀情之中,并為初戀祭上了自己最純真的身心。即便如此,這份感情還是夭折無果,掐斷情絲的不是別人,正是胡因夢自己。理由可笑卻可貴,她發現這段感情讓她失去了自我,在戀人外出求學的三個月里,胡因夢終日以淚洗面,食不知味,睡不成寐,什么事都做不成,這本是戀愛的正常癥狀,然而胡因夢警覺起來:“我內心的自保機制已經產生,那三個月的瓦解令我深感震撼:人怎么可以把自己的命交到別人手中,怎么可以連站都站不穩了?這樣的緣我寧愿不要。”她迅速打起精神外出工作。戀人回來時,胡因夢已然離開。

漂亮的胡因夢被豪門看中,雙方門當戶對,家長們有意撮合,兩個年輕人在紐約的居所開始了非常前衛的試婚,胡因夢很快發現自己跟豪門作風格格不入:“每天穿戴整齊,坐的時候腰板挺直,椅子只坐三分,客人來了還得有能耐做出一桌子滿漢全席,大概不消多久就會尋短見或是以離婚收場。”豪門規矩對她有如酷刑,她無法完全收斂自己的性子,對方也無法消受胡因夢不切實際的作風,沒過多久,雙方就以分道揚鑣收場。

婚事的告吹讓胡母大失所望,卻令胡因夢如釋重負。胡因夢說“自己的神經系統需要一個可以放松、可以邋遢的外在之家,更需要一個不必向世人交代或求得贊許的內心之家。”

“戀愛為我所需,自我更為我所需,”這種理念支配她一生的情感生活,當然也包括跟李敖那段紛紛揚揚的短命婚姻。不管李敖如何自我粉飾和攻訐對方,大凡對胡因夢的經歷和李敖的為人稍作了解的讀者,自會對這樁感情公案有一個接近真相的判斷。大美女胡因夢嫁給了大才子李敖——“最漂亮的臉孔”結合“最聰明的腦袋”,當天就爆發了大戰,李敖頤指氣使地指派胡因夢:“你現在約已經簽了,我看你還往哪里跑,快去給我泡茶喝!”當胡因夢發現李敖的態度不是玩笑時,她的反擊是拿出抽屜里的結婚證書,當著李敖的面撕成了兩半:“你以為憑這張紙就能把我限制住嗎?”

民主斗士的骨子里是一個以自我為中心的大男子,李敖需要一個相夫教子、既當管家又當老媽子的妻子。美麗軀體里住著一顆熱愛自由的靈魂,胡因夢期待的是一個能平起平坐、舉案齊眉的靈魂伴侶,矛盾是不可調和的,胡因夢極速抽離。

這場婚姻的壽命是三個月。

感情態度最能反映一個女人的性情和心智,傳統對女人的束縛并不因為女性漸漸走向社會而解禁。不敢越雷池半步,以男性為中心、不斷調整自我以取悅男性還是男權社會里的女性慣性思維。在感情世界里,女性所遭遇的問題要比男人多得多,承擔的壓力和痛苦也要多得多。太多的女人在感情里死去活來,深陷在感情的迷局里不能自拔,甚至自毀。

胡因夢給女性們樹立了一面旗幟:向往感情但不依賴感情,享受感情但不迷戀感情,婚姻不是女人的最終歸宿或是唯一歸宿。跟李敖的婚姻結束后,胡因夢在感情世界里繼續前行,當李敖還在喋喋不休時,她的感情早已是“輕舟已過萬重山”。她不是傳統觀念的堅守者,不為某一個男人,某一段感情祭獻自己。她不濫情,有多段感情,有各種國籍、各種年齡的男友們。

李敖之后,胡因夢不愿意再走入婚姻,她說兩個人捆在一起讓原本寬闊的世界狹小了很多。所以,她有一個非婚生女兒,她目前有一個交往了近十年的男友。

之于感情是如此,之于事業亦如此。

現在我們看到的胡因夢留一頭利落的短發,架一副無框眼鏡,呈現一個學者、作家的寧靜睿智。李敖的前妻早已是一張發黃了的舊名片,繼續定格她為演員也是非常不合時宜。現在大家都稱胡因夢為“胡老師”,這個稱呼名副其實。

三十五歲那年胡因夢辭去演員的職業,她對老母的解釋是以后不再為金錢而工作,她想做的事是全力地投入智慧的探索。胡因夢反思自己,她發現自己十五年來的演藝工作,焦點竟然不是情緒與情感上的表達,是智力活動。她在拍戲時手上幾乎永遠有一本書相伴,不外是哲學、心理學、玄學或宗教。

由華彩的鎂光燈下轉向靜謐的書房間,胡因夢從事心靈工作,她在46周歲那年,出版了自傳《論生命的不思議》。她更是一名出色的譯者,翻譯了《人類的當務之急》《存在禪》等作品,每年翻譯一本,三十年來的三十來本譯作見證了她的執著和努力。她還是一名女性心靈導師,每年奔波于大陸,為深陷感情泥沼的女性解疑釋惑。

如今胡因夢步入了人生晚年,她的眼神越來越清朗,形態越來越從容。我有點向往胡因夢。她讓我想到一句話:“一個成功的人生,就是活出自己想要的樣子。”

胡因夢做了她自己,其實我們每個人都可以做自己,我們每個人的性格里都有胡因夢式的自我,但我們無法像胡因夢那樣成為自己。美麗人生的成就與其說是個性所致,不如說是勇氣和智慧所致。

一個人走自己的路,意味對抗傳統和世俗,意味著承受風言風語、被眾人孤立,沒有強大的內心力量和恒定的價值觀,沒有對人生不斷深入地思考,沒有對寂寞的高度忍耐是難以走下去的。所以,我佩服胡因夢。

左岸記:一個女子能如此勇敢,明白自己一生所求,并執著而為,佩服。在別人眼中的任性,在她心里勢在必行,就絕不迎合妥協。能這樣干脆利落不擰巴地勇往直前,這世上還真的不多。而不可思議的是,越是我們眼中的才子、大師,在失敗情感上的糾結和小氣越是讓人不可理解。或許是他們始終沒能贏過自己,心不甘吧。“ 近之則不見其非,遠之則莫知其是”,人所說之話,所做之事,其實可以往后想想,想得越遠,值不值得往往會一目了然。

左岸

愛讀書,愛生活!

發表評論



LOL外围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JBO| 竞博| 竞博官网| 竞博| 电竞竞博|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电竞| JBO竞博| JBO官网| 竞博体育| JBO| 竞博官网下载| 官网竞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