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讀書,一如既往。

我想說的話 ——關于郭沫若

2020-05-09 . 閱讀: 493 views

文/朱峰磊

1941年11月間,周恩來為慶祝郭沫若五十壽辰,寫就《我要說的話》一文。在這篇聲情并茂,文高意遠的紀念文章中,這位后來震鑠古今的“一代完人”“人民總理”這樣評說他眼中的郭沫若:“有人說學術家與革命行動家不能兼而為之,其實這在中國也是過時代的話,郭先生就是兼而為之的人。他不但在革命高潮時挺身而出,站在革命行列的前頭,他還懂得在革命退潮時怎樣保存活力,埋頭研究,補充自己,也就是為革命作了新的貢獻,準備了新的力量。他的海外十年,充分證明了這一真理。十年內,他的譯著之富,人所難及。他精研古代社會,甲骨文字,殷周青銅器銘文,兩周金文以及古代銘刻等等,用科學的方法,發現了古代的許多真實。這是一種新的努力,也是革命的努力。”

說實話,那個年代的大知識分子,大多留學外國。在叛逆躁動懵懂的青春期就飽經西方世界開放思潮深入骨髓的感知和影響,這些影響不止是言論的,心靈的,更包括肉體的。在海外求學和生活的日子里,他們同其他本國學生和他國留學生一樣少年早慧、欲望勃發、不受拘束,曠達不羈,既不矯飾本真,也無心術世故,更不壓抑自苦。他們坦坦蕩蕩,不遮不掩,敢愛敢恨,敢怒敢言。即便在后來脫胎換骨式的沐浴先進思想的熏陶和洗禮,也多少都會留存著浪漫恣意和情感豐盈的基因。他們都會經歷正常人皆有的人生各個階段的情感生理發展過程,都有著由“中化”轉變到“西化”進而“中西融合”的復雜心理漸進路程。其他諸家,囊在其中。

于郭沫若而言,又豈能例外?考察和評價歷史人物,應該看他是否主動的更新意識形態,順應歷史潮流,站在先進階級的發展方向和政治立場,為推動歷史進程發揮重要作用。對郭沫若的評說,更應該要像對任何歷史人物的評價一樣,堅持“知人論世”的原則,不能脫離歷史人物所處的一定的社會環境和歷史條件臧否褒貶,應著重揭示其歷史性的文藝學術成就與貢獻。而不是僅憑斷章取義,孤證難立的只言片語,一味去挖空心思的追尋和挖掘他的婚姻個人隱私和陰暗面,以此來無端武斷的指責和憤怒,進而無厘頭的詆毀和謾罵!“渣男”“偽君子”“負心漢”“撩妹高手”“天才加流氓”諸如此類,凡此種種,難道我們真的可以將它堂而皇之,順理成章的用在郭沫若身上嗎?

郭沫若自20世紀20年代開始,一直是革命文藝活動的倡導者、組織者和踐行者,作為當時著名的左翼作家的執牛耳者和代表人物,他的創作思想及實踐與中國20世紀走向民主化,革命化,現代化的腳步相互輝映。他的自傳體小說,抒情散文,新詩歌和歷史劇作品,表現出強烈而鮮明的現代意識和新時代文化特征,極為難能可貴的是,他將生活在底層的廣大苦難民眾和受壓迫群體塑造為正義力量的化身和威武不屈的靈魂。將現實主義與浪漫主義二者的精神交合在一起,賦予其文藝作品,最偉大而深沉的時代強音和階級本色。為一代又一代的文藝創作者和人民大眾所喜聞樂見,拍案稱奇。登高一呼,一呼百應的文壇號召力以及在文學門類諸領域的斐然成就,使他無可爭議的成為中國現代新文學三大奠基人(魯迅,茅盾,郭沫若)之一。

在同舊勢力開展文化論戰的同時,他不僅直接投入到革命文藝事業,還有意識地從事對歷史科學的重新認知和探索。他把甲骨文研究與古代社會的研究結合起來。發前人所未發,究前人所未究,達前人所未達。從甲骨文卜辭拓片中尋找出古代社會政治制度、社會生活的影子和印跡。開創了甲骨學研究的新境界。位列“雪觀彥鼎,甲骨四堂”之一。他是中國歷史學界和考古學界運用馬克思主義唯物史觀全面系統地研究古代社會,考察中古文明的第一人。

郭沫若少年習書,從其兄郭開文學得執筆法。于二王,《書譜》,魯公,東坡、山谷及南宮諸晉唐宋名家多有涉獵。旅日十年,他沉潛于古史研究和考據,對古文字情有獨鐘。在對上古文明造型符號的賞析和玩味中,他有意無意間將這種古拙通靈的金石氣息自覺的融合到日常書寫和書法創作里,以其擅長的行草書風展現于世人,便有了后來書壇稱之為“郭體”的端倪。在經歷歲月蹉跎和時光淬煉后,“郭體”磨礪精進,臻于至善。以至于后來“郭體”遍布名勝古跡,大江南北,墨寶題刻,難計其數。一時風光鼎盛,蔚為大觀!

郭沫若的書法根植傳統,功力深厚,點畫之間變化多端,紙墨相發盡在掌握。他遵循“回鋒轉向,逆入平出”的書寫意念,將其浪漫性情和學養修為揮灑于點畫起伏,提按使轉的書法意境,尋求“意”的通脫和“韻”的和諧,氣勢開張,筆走龍蛇,剛柔相濟,形神兼備,完美的形成了具有獨特韻味和精妙意趣的筆墨氤氳。郭沫若書法以其凝重磅礴,別開風貌成為20世紀“文人”書家的典范。

《女神》《屈原》《棠棣之花》《甲申三百年祭》和《中國古代社會研究》是伴隨我走過三十余年的文史經典。在我這一介書生意氣十足的無知稚子心目中,郭沫若先生那多姿多彩的文學學術生涯以及他創作的逾千萬字的文學藝術作品(譯著,書法)和馬克思主義歷史學(考古學、古文字學)論著,是中華文化礦藏中五彩奪目的奇珍瑰寶!學貫中西,博古通今的郭沫若不愧為中國的“亞里士多德”!不愧為中國近代以來百科全書式的偉大作家和卓越學者!

“煙波浩渺的歷史不會消散而去,滾滾向前的時代也不會憑空而來”。那些曾經或正在立于精神海岸和學術潮頭乘風破浪,競領風騷的人,任滄桑變遷,時光荏苒,將永存于天地之間,揚精神的旗,矗功德的碑!

戊戌秋日朱峰磊謹識

左岸記:在網上,郭沫若是個很有爭議的人,對他在現代文學和考古方面的研究大多數持肯定態度,茅盾評:郭沫若新詩第一人;周揚評:中國的歌德;聞一多評::郭沫若的詩才叫新詩,不光寫作上,精神上更是二十世紀新的精神;老舍評:他是獅子,撲什么都盡全力,他做什么都做的很好。寫作,作詩,學醫,翻譯西洋文學名著,考古……但對他的很多選擇和對婚姻的評價卻存在巨大爭議和反對,所以魯迅罵他是“才子加流氓”。

左岸

愛讀書,愛生活!

發表評論



LOL外围 竞博| 竞博电竞| 竞博官网| JBO官网| 电竞竞博| 官网竞博| JBO竞博| 电竞竞博| 竞博电竞| 竞博| 竞博官网| JBO电竞| 竞博官网| JBO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