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讀書,一如既往。

梅毒的歷史

2020-05-07 . 閱讀: 400 views

文/丁憶坤

圍繞新冠病毒的起源問題,各國打了很久的口水仗,現在澳大利亞跳出來要向中國追責,當然它只是臺面上的小丑,光憑它制造不了太大的風浪。

站在一個中國人的立場,我覺得病毒爆發在哪里是一個科學問題,在研究結果沒出來之前,政客應該少拿這件事情炒作,畢竟我們面對的是一個未知的世界,病毒有可能起源于我們完全想象不到的地方。

面臨重大流行疾病的威脅時,團結一致,共同抗疫才是正確的打開方式。在發現有確診病例后各國都應該加強管控,自己控制不好疫情的發展就指責別的國家,實際上是政府在推卸責任。但歷史從來都是這樣,不管對錯,只看誰的拳頭硬,誰的聲音就大,勝利者不受審判。

人類從來不是一個理性的群體,中國被污名化,武漢被污名化,其實并不鮮見。

事實上,傳染病的命名經常和種族歧視、非理性聯系在一起。

看看梅毒的歷史吧,梅毒患者救治不及時的癥狀很可怕,過去的死亡率也很高,關于它的起源,現在主流的西方文獻都說來自美洲的印第安人。

其實印第安人很無辜,他們也沒招誰惹誰,在美洲過著自己的生活,西方殖民者打破了他們的寧靜,給他們帶去了太多的戰爭、死亡和瘟疫,死于天花的印第安人不計其數,沒人指責把天花帶去美洲的歐洲殖民者,梅毒這種新的傳染病卻被認為是源自他們。

不出所料,西班牙的水手把這種病帶回了歐洲,但它卻未被命名為西班牙病。

病毒傳遍了地中海國家,卻是因為拿破侖的軍隊占領了意大利,作為文藝復興的發源地,意大利人有他的驕傲,軍事上失敗了,卻可以污名化法國,梅毒被他們稱作法國病,這種說法就這么傳播開了,跟著他們這么稱呼梅毒的還有波蘭,德國等國。那個時候的法國是歐洲公敵,一個推翻了封建專制王朝、不斷進行革命的國家對當時所有歐洲的專制國家都有威脅。

法國人當然不接受這種說法,他們要反擊,覺得梅毒是意大利人傳染給自己的,于是把梅毒稱作意大利病。他們也有自己的理由,文藝復興后,意大利風氣開放,性病流行,不是他們還能是誰?

后來梅毒又從波蘭傳到了俄羅斯,俄羅斯和波蘭是世仇,俄羅斯人把這種病稱為波蘭病。

過去歐洲還有一個共同的敵人,奧斯曼帝國,他們與整個基督教世界為敵,梅毒就被稱為基督教病。

所以你看,傳染病命名這件事和事實沒多大關系,它與種族歧視、非理性密不可分。

那么梅毒到底起源于哪里呢?

后來有一家美國的電視臺拍了一個紀錄片,報道了一個考古上的重大發現。考古學家先后在英國和意大利的人類骨頭上發現了梅毒留下的痕跡,物理學家可以檢測出這些骨頭的年份,結果發現早在哥倫布發現美洲之前歐洲就有人死于梅毒。所以梅毒是歐洲土生土長的病毒,不能歸罪于印第安人。

但還是有人提出質疑,他們認為物理學家的年份鑒定有一定的誤差,時間不夠精確,且樣本太少,有些樣本是在哥倫布發現美洲以前,有的是在哥倫布發現美洲的前后,還有可能原來梅毒的毒性并沒這么大,后來發生了變異,傳染性增加了。總之不接受這個新的研究結果,印第安人還要繼續背鍋。

梅毒的起源已經調查研究了幾百年,還沒有一個定論,要拿出一個讓各方都滿意的結論太難了。它的命名和種族歧視有著緊密的聯系,甚至連科學研究也帶著種族歧視。

20世紀30年代,美國政府組織招募了六百個黑人男子進行實驗,研究哪種藥物能對梅毒產生治療效果,并讓他們交叉感染,檢測梅毒的傳播力。組織者以提供醫療保障和生活費用為誘餌騙他們簽字同意,幾百個黑人在不知情的情況下成為了實驗者,有些原本是健康人,這個病給他們和家人帶來了很多的痛苦。

這個實驗直到四十年后才被一個科學家發現,美國政府對這件事進行了調查,90年代克林頓為此進行了公開道歉,但這幾百個人早已死去。

所謂的公開透明,在試驗中沒有體現出來,試驗后也沒體現出來,如果沒有那個有正義感的科學家,這件事有可能就湮滅在歷史中,就這么不了了之了。

前一段時間有很多自媒體上的文章,從基因測序的角度,也有從各國首例新冠患者確診時間來分析新冠病毒的起源,但到目前為止,沒有一個說法能夠服眾。

隨著疫情影響越來越大,太多的利益裹挾其中,新冠病毒的起源問題進一步政治化,要想公開透明的調查難度也會更大。私底下的調查應該都在進行,但誰也不想背鍋。

對國外媒體和政客的攻擊性言論,國內的媒體喜歡講道理,甚至有些媒體還在呼吁要克制,要自我審查,總之寬以待人,嚴以律已。這樣就能換回別人的尊重嗎?太天真了。他們把西方那一套太當真了,評價一個人不能看他說的,要看他做的,看一個國家也是這樣。

寫文章既要懂一些自然科學,也要多懂一些社會科學,很多科學問題也可能政治化,新冠病毒的起源看起來是個科學問題,實質是話語權的爭奪問題。
要把西方的歷史多講給媒體和普通民眾聽聽。一群海盜和殖民者的后代,把手洗干凈了就能成為道德楷模?有些東西該肯定,有些東西要否定,在輿論場上不能跟著對方的節奏走。

現在是個信息泛濫的時代,我們還要有清醒的認識,首先沒有完全的信息,再多的信息也是過濾后的和有選擇的,此外,對信息的解讀和反饋取決于解讀人的歷史、文化、立場和偏見。一定要有自己的思考,最好從權威媒體獲取信息。

要慶幸中國早早控制住了疫情,能從容不迫地復工復產,如今外界的聲音更多是雜音,他們能偶爾破壞我們的心情,但不可能造成太大的困難,在海外的華人要保護好自己,歷史上為了轉移國內矛盾,而煽動種族矛盾的事情時有發生,這一點猶太人應該最有發言權。
陳平b站視頻觀后感,圖片來自網絡侵刪

左岸記:研究的結論交給專業的研究人員,不要聽政治家的表演。

左岸

愛讀書,愛生活!

發表評論



LOL外围 JBO电竞| JBO官网|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 JBO竞博| JBO电竞| 电竞竞博| JBO竞博| 竞博官网| 竞博电竞| JBO电竞| JBO竞博| JBO| 竞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