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讀書,一如既往。

你以為的結束,其實剛剛開始

2020-04-30 . 閱讀: 222 views

文/德魯伊

本來今年挺遺憾的,畢竟春色未觀春已逝。但這兩天侍弄花園,月季開了。花就這樣一茬茬的續著,總讓人有欣喜。

又在讀《論語》,應和著這心情季節情境,覺得“悅”“樂”之分挺有意思。“悅”是內心的,外面是否看得出來不一定;“樂”是外在可以感知的。想來,這個遇見月季的事情,多半屬于“悅”的范圍。


這一段時間兵荒馬亂,屬于事情積攢后的爆發和莫名其妙不停的突發。暫停一段時間的生活,啟動的時候,一時半會兒上不了正軌,又想追回失去的時間和機會,注定手忙腳亂。再多些個因為災難應激造成的突發和沖突,一場混戰。

不戀戰,拖槍就走,回馬槍都不要。這是近期人們的主題,貌似是急于開始新的生活工作,其實是急于結束之前的。這或許是人的心理障礙,總覺得,很多舊的東西不結束,新的東西就沒法開始。于是除惡務盡,斬草除根,用最決絕的手段和心態,去結束認為該結束的事情。

姿勢很剛,態度完美,但結果通常不怎么樣。一場混戰,一地雞毛,順便再傷一批小貓小狗、花花草草。慎終如始,任何的結束按理說,該在開始選擇時謹慎,在結束時慎重。但你真回望自己的人生,絕大多數,都是冒失的開始,草率的結束。

于是,我們越不想結束的事情,越結束不了;我們越想開始的新生活,卻一點希望沒有。有時候,一場完美的告別,遠比一次完美的開始重要。我常說,“開始”的標準千差萬別,“結束”的標準卻很簡單:如果已經理性判斷,合作或感情,已經不能讓彼此成為更好的自己,那就選擇結束。

結束是一個事件,不是一種情緒。“結束”是一個決定,一個取舍,既不能帶著情緒決定,也不能帶著情緒去完成。當我們在情緒里時,“結束”通常是一種要挾和示威。那在對方看來,反而成了一種示弱或混亂。將“結束”當做一個事件去提起和處置,摒棄情緒。

既然是結束,就不要糾纏于責任分擔。我們熱衷于在結束的時候判定責任,也會把結束的責任推給對方。責任分擔的認定,對結束這個事情,沒有任何意義。任何的結束都是停止或改變某個狀態,放棄合作,那責任的明確沒什么必要。只需要按部就班,分工完成即可。

注意任何需要繼續保持的事件,不要影響到“結束”這個目標,也不要影響到新的開始。藕斷絲連,余音繞梁。本身是為了解決一個“生命”,我們殺不死的必然被侵蝕,硬生生拖成癌癥、慢性病。雖然肯定會有各種各樣的遺留問題,但一定要明確誰去解決,怎么解決,還有什么遺留事情。

“開始”可以雜亂無章,“結束”必須有條不紊。我們急匆匆的隨性開始,卻在需要結束的時候意興闌珊。結束是對開始的負責,也是對過程的負責,但最重要的是對未來的負責。按部就班,有條不紊,清單時效,這才是結束應該做的。你跑得再快、再靈活,也跑不過應該的責任

利益清晰,情感常態,才是真正的結束。不談責任不代表不明晰利益,你耿耿于懷的過往,多半是覺得“虧”了,付出多得到少,最后兩手空空、一身傷痕。然后還把對方恨的牙癢,生噬活剝。利益清晰的時候,情感就有可能成為常態。否則,利益先不說,情感就是殺人自殺的利器。

要不然,你以為的結束,其實剛剛開始。否則,太多的事情,你總是在無限容忍和決絕離開之中無限循環。


有一部電影叫《從不,很少,有時,總是》,很多心理測試或調查問卷的答案都是這么設計的,其實偶爾這是一種很好的自問手段。遇到事情了,遇到決策了,遇到選擇了,開始和結束的時候,問問自己,“從不、很少、有時、總是”。

左岸記:出發,是最好的開始;心安,是最好的結束。好好結束才會有更好的開始,沒錯,在任何結束的背后,總會有開始的身影。在結束的時候,不要輕易地放棄新的開始,要去自己尋找那隱藏在結束背后的新的開始。在心中永遠銘記:結束即是新的開始!

德魯伊Druid

德魯伊,70后。理工科碩士,喜歡寫作,職業經理人。 人入中年,攜妻帶子,止思踐行,與世界融洽、與自己坦然,充滿快樂生活的勇氣。 “質樸、靈動、喜悅、淡和”是為人生準則,“于人有用,于己有趣”是為人生標準。 文風以毀雞湯、靜心冥想、兒童教育、心理應用等見長。 著有: 《不曾孤獨,怎會懂得》(散文雜文集,作家出版社出版), 《不曾孤獨,怎會懂得 2》(散文雜文集,作家出版社出版), 《沒走過的是路,走過的才是人生》(心智成熟心理學作品,作家出版社出版), 《在疲憊的世間任性的活》(散文雜文集,文匯出版社)

發表評論



LOL外围 电竞竞猜| 竞技| 电竞下注| 电竞冠军| 电竞比分网| 最火的电竞平台| 电竞冠军| 电竞比分网| 菠菜电竞| 电竞投注| 电竞比分网|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电竞资讯|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电竞资讯| 电竞比分网| 竞技| 电竞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