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讀書,一如既往。

小鬼在家時

2020-04-06 . 閱讀: 234 views

文/讀博在四方

(一)小帥的伎倆

昨天晚上跟我們小帥微信語音聯系上了。本不是打給他的,只是當時他正在獨占飛哥的手機,然后我兩個就在鏡頭兩邊互見了。可他只看了我一眼,就把鏡頭對著屋頂。

我問他,“為啥你媽說你上網課的時候,她就出去了半分鐘,你就開始放飛自己,玩游戲看動畫片了?”他說,“你聽誰說的,完全沒有的事”。

“怎么沒有,你把你媽氣的都在朋友圈里發廣告,說要把你送給別人,結果沒有人要,都覺得你太搗蛋”,我笑著強調,忍不住哈哈幾聲。他有點惱火,“你可不可以別說了,再說就拿棍子打你了,不過也打不著你,你離喃們那么遠”。

我說:“也行,那咱們說點別哩。你碰上不會做的題,會不會去問你姐姐,她都五年級了”。他說,“我可不問她,我可不敢問她”。“為啥?她教不會你嗎?”“不為啥!就是不想問唄”。

話音未落,忽然就聽到他說,“哎呀,伯伯,有別人給喃爸正打電話哩,先不和你說了,先不說了”。我說,“你可別哄我”。他說,“真的,哄你做什么昂?掛了,掛啦”。

然后就掛了,我也沒跟他爸說上話,最后只聽到那邊的大人們的嘻嘻哈哈笑聲,看來不止一次這般操作。

這是我們一個聰明淘氣又很外向的小朋友,今年他8歲啦。

(二)小寶的反饋

妹妹說她收到了我從淘寶上買的快遞,一箱子沃柑。她給我拍照說,果子品相不錯,個頭不小,關鍵是真的像我說的很甜。

因為我之前跟她講過,這家的沃柑甜得牙疼,她還嘲笑我,說怎么可能那么夸張。我反復強調皮雖然不好剝開,但糖分真的高,粘手粘手的。

突然這時候傳來一段三五秒的語音,聲音是來自我們家另外一個寶貝小寶。

宅在家里的一個多月,不用跟小朋友互相比著誰喊得響,所以聽起來嗓音沒有那么嘶啞了,但是音調還是比較高。就聽到他用著很大的勁,可以想象到,他脖子上都擠著青筋,眼睛猛睜著,對著手機話筒喊,“橘子挺甜的啊”。

我把手機瞬間拉遠又拽近,趕緊回復了一句,“那不是橘子,是叫沃柑”。然后就跟很多很多次的語音聊天一樣,沒有了下文,沒有了回聲。因為當事人早一蹦二跳地跑了,順利完成了媽媽交代的溝通任務。

再想重現之前他那一次長達四十分鐘的無實物表演加解說的情景,大概率是不可能了。當時他從植物大戰僵尸的植物種類,一直表演到鎧甲勇士、超能戰隊的正反派對戰,一身兼備數角,念白來帶動作。聽說我這邊掛斷之后,他還哭了十來分鐘,說怎么還沒有講完呢,舅舅就掛掉手機了呢。

這是我們一個傲嬌又很有想法的小朋友,今年他滿6歲啦。

(三)小美的表揚

按照奶奶這支親人血緣關系,我們早就建立了自己的一個群。只是親人群、同學群遠不如工作群活躍,都避免不了開始時候的初見相聊甚歡,變成了現在的偶爾浪花一現。

我把今天晚上做的“面包片+煎雞蛋+煎番茄”照片放進群里,可能手機打光下顏色鮮艷、品相尚佳,各位兄弟姐妹突然積極捧場、排隊點贊。

在各種表情、語音中,后來聽到一句奶聲奶氣的表揚,那是我們可愛的小美的點評。她說,“伯伯,你做哩飯,看起來真好吃哩昂”,語音三十秒斷了。接下來的一段響起來是,“等你回來,也給喃們做一頓”。

雖然這一句話在她爸爸的指導下反復發了好幾遍,但一詞一句的停頓中透著想表達的意愿。這不是我第一次聽到這甜度極高的小聲音了,上次剛進臘月的時候還邀請我從北京趕回去吃她奶奶做得豆角燜面條。

記得那回她在群里說,“喃奶奶,嗯,今黑呀,做豆角燜面呢”,“你們記著,都都來吃吧,做哩可多哩。”別人問她,你們家的那些豆角是從哪里來滴?她學著她奶奶的話,“喃們是夏天,在園里摘哩,后來在冰箱里放著哩,還可好吃哩。”

這是我們一個喜歡聊天交流的小美女,今年她和她的小哥哥都4歲啦。

左岸記:幸運的人一生都被童年治愈,不幸的人一生都在治愈童年。童言趣語,孩子少兒時期的天真浪漫,是最可愛的時候。在跟孩子的交流相處過程中,總能發現孩子的可愛純真,這些無忌的童言,總能給生活增添許多樂趣和驚喜。把孩子成長中的童言趣語記錄下來,如同把一顆顆珍珠串聯起來,這也送給孩子們最美的成長禮物!

左岸

愛讀書,愛生活!

發表評論



LOL外围 菠菜电竞| 最火的电竞平台| 电竞冠军| 最火的电竞平台| 菠菜电竞| lol外围| 菠菜电竞| 电竞竞猜| lol外围| 最火的电竞平台| lol外围| 电竞菠菜| 电竞比分网| 最火的电竞平台| 电竞菠菜| 可以下注电竞的平台| 菠菜电竞| 电竞菠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