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讀書,一如既往。

愿瘟疫帶來的不只是生命的傷痛,更應有思考和改變

2020-03-06 . 閱讀: 1,471 views

文/廖超國

2020年的這個春節,注定要載入史冊,因為它太無比奇特了。傳統的春節,是中華民族凝聚著文化象征意義的最隆重的佳節,本該是歡樂詳和的快樂時光,卻被一場兇神惡煞的瘟疫攪翻,封城閉戶,處處禁足心惶惶,阻鄉隔村,人人蒙面凄涼涼,更有無數家庭,相互感染爹去娘走、兒難送,妻亡夫死,孩孤悲。更甚者因疫滅門,一個“慘”字了得,歷史肯定是不會忘記了的,就像有人已替史家擬定的文稿那樣,百年以后,炎黃子孫會在歷史的故紙堆中看到這一頁。

“己亥末,庚子春,荊楚大疫,染者數萬。眾惶恐,舉國防,皆閉戶。道無車舟,萬巷空寂。然外狼亦動,唾涎而候,華夏腹背芒刺。幸龍魂未泯,風雨而立。醫無私,警無畏,民齊心。政者、醫者、兵者扛鼎逆行勇戰矣。商客、名家、百姓、仁義者、鄰邦,獻物捐資。嘆山川異域,風月同天,豈曰無衣,與子同裳。能者竭力,萬民同心。月余,終勝。此后百年,風調雨順,國泰民安。”

但我們活在當下的人,經歷了這場重疫,被禁閉在家長達一月有余,揣著手機,看到每日刷屏不斷往上竄的感染增加的人數,看到因看不見的被專家稱為2019-nCov新冠狀病毒快速傳播而感染死去的那么多人,那種緊張、恐懼、擔心、焦慮,無助、悲慘、凄涼,讓我們經受了一次心理的煎熬。也給我們上了一堂從未有過的生命課。面對生死,我們對生的渴望是那么強烈,親臨死離,我們不能作最后的告別是那么凄楚。我因一直處在疫區中心的武漢,那心情和在別處又不一樣,打個不恰當的比喻,身處疫災肆虐的武漢人,就像餐館蓄養的一籠雞,每天老板要拎出去宰兩只,但不知什么時候輪到自己。那種不測的恐慌,讓人感到無奈而絕望。

封城的日子,有人說,生活按下了“暫停鍵”,有人說,靜下來正好“冷思考”。他們說得都不錯。但我以為,人類文明的進步在于思考和總結,并從中吸取教訓,不再犯同樣的錯誤,才是最重要的事。我們有幸躲過一劫還活著的每一個人都應想一想,為什么我們會遭受這次歷難,從中我們應該反思,吸取什么樣的教訓,作出何種改變,這才是至關重要的。

但也正像某些人調侃的那樣,人的記憶只有6秒,比魚還短。2003的非典,也才過去了17年,就歷史的長河而言,短得不能再短,可以說只能是歲月的一瞬間。但當我們面對新冠狀肺炎襲來的時候,我們顯得依然那么手腳慌亂,依然那么笨拙無力,依然那么心力焦慮。難道真的應驗了哲學老人黑格爾的話嗎?他曾說:“人類唯一能從歷史吸取的教訓,就是從來不會從歷史中吸取教訓”。經歷了生死歷練的我們決不能讓他的話一語成讖,我們真的長點記性,再不能小視這小小的卻足以可以毀滅人類的病毒。若當下一次它變異而來時,難道我們還只是像現在一樣慌亂無助嗎?瘟疫不應只帶給我們的恐懼和傷痛。還應該有思考和改變。

歷史已經告訴我們,導致人類毀滅最大的風險可能不是戰爭而是瘟疫,任何一次新瘟疫都是我們還沒認識的病毒帶來的烈性傳染疾病。當它來臨的時候,以迅猛的速度,肆虐橫行,所到之處,人就像地里的麥子,瘟疫卻像鐮刀一樣,平掃而過,成片倒下,瘟疫比戰爭殺人更迅速,比天災奪命更廣泛,足以可以造成生靈涂炭,文明更迭。

人類歷史上幾次大的瘟疫,并沒有遺失于歷史的記憶。每當新的疫情到來的時候,人們又會去翻檢。無論是發生在古羅馬的“除了廢墟和森林什么都沒留下”的安東尼瘟疫,還是“死亡的人比活著的人多”的查士丁瘟疫,抑或是薄伽丘親歷了記載在《十日談》的佛羅倫薩的人間地獄疫情,以至我們經歷過了的2003年的非典,當我們翻及歷史那一頁時,依然觸目驚心,后背生涼,直冒冷汗。

最早的記載應該是公元6世紀的那場鼠疫,殺死全球大約一半人口。它席卷整個羅馬帝國長達60年,全球1億人因此而傷生。

公元14世紀的被稱為黑死病的瘟疫,這是人類歷史上最嚴重的一次疫災,給歐洲人造成的心理陰影至今都還留有痕跡,以至“黑”這個字成了他們談論倒霉不祥之事代名詞,比如“黑色星期五”。它不僅在短短幾年里,就殺死了歐洲大陸3000萬人,而且持續時間長,若隱若出,怪模神異。三百年間,在歐洲大陸肆忌橫行,滅掉了一半的歐洲人。后來它甚至影響我國朝代的更替。據說,當年李闖王之所以輕易拿下北京城,除了其他因素外,京城內爆發鼠疫也有很大的關系。《崇禎實錄》記載,“京師大疫,死亡日以萬”。

與我國直接關聯的是,發生在19世紀末到20世紀初的第三次鼠疫,從云南開始,一路北上,迅速擴散到其他大陸,威力雖不及黑死病那么兇猛,而且在人們制定了防護措施控制的條件下,還是奪走了1000多萬人的性命。歷史記載,爆發于中國的這場鼠疫,最后能得到有效控制,得力于一個叫伍連德的人,他時任天津北洋陸軍醫院副監督,被后人稱為“國士無雙”,也是中國現代醫學的先驅,中國檢疫、免疫學的創始人。當時,他克服萬難,說服當局,調動所有資源對感染者進行隔離,對死去的尸體焚燒。推翻了日本人的研究結論,并于1911年主持召開了萬國鼠疫研究會。

離我們最近的一次較大的瘟疫,應該是2003年的非典,我們稍作回憶就記憶猶新。2002年11月16日一個廣東佛山人吃了混合的雞肉貓肉和蛇肉的飯,然后生病,出現了肺炎癥狀,伴有咳嗽、發燒和呼吸困難。這就是非典的源頭,很快形成疫情開始傳播。一個孫逸仙紀念醫院感染了的退休教授到香港去參加親屬的婚禮,把SARS病毒帶進香港,他入住九龍維景酒店,同一樓層的其他旅客16人被感染,這16人把非典傳向了世界。非典疫情遍及世界30余個國家和地區,造成全球8096人感染,死亡774人,其中,中國內地感染5327人,死亡348人,中國香港感1755人,死亡300人,

這次的新冠狀病毒肺炎比非典更勝,還沒結束,感染人數僅中國內地就已過7萬多人,死亡2千多人,其中疫區中心武漢,感染人數4.4萬人,死亡1497人。冰冷的數字后面都曾是一個個鮮活的生命。這次疫情源頭據說來自于武漢市區內的華南海鮮市場。

面對當下的疫情,翻檢過去的歷史,我們應明白,面對的形勢更為嚴峻,正如威廉.麥克尼爾所說的“人類在改進自身命運的同時,也加大了自己面對疾病的軟弱性,我們應當意識到,人類自身的力量是有局限性的。應當牢記,我們越是取得勝利,越是把傳染病趕到經驗的邊緣,就越是為災難性的傳染病掃清了道路。我們永遠難以逃脫生態系統的局限,不管我們高興與否,我們都處在食物鏈中,吃,也被吃”。作為普通的生命從中該有哪些反思,從反思中我們應該學會什么呢?

我們必須有敬畏之心,對自然要有更多的理解。地球是我們的家園,自然是人類生存的基礎。污染了環境,破壞了自然的平衡,得到報復的終將是人類。自然可以不需要人類,但人類須臾離開不了自然,自然界曾有比人強壯得多得動物,由于自然的阻擊,讓它輕易而舉,種族滅絕,銷聲匿跡,到現在只能看到它們的化石。

我們應該明白,人和自然以及萬物的關系,都是一種共生平衡的關系,如果人為打破了這種平衡,槍聲響起,沒有誰是贏家。就說帶來瘟疫的病毒,它是比人類還早就來到地球的微生物,據估測野外的病毒共有160萬種,我們知道的約3000種,還不到0.1%,人類與他們的戰爭從人類誕生那一刻起,就從未停止過,但我們與其朝夕相處,從來都維持著一種平衡,守著各自的陣地,只要不去破壞固有的邊界,也能相安無事,可偏偏有人,為飽口腹之欲,去吃那些不該吃的東西,為病毒搭起了橋梁,打開了病毒侵襲人類的入口,為我們帶來了災禍。

我們呼吁應盡立法,規范野生動物的獵殺、養殖、買賣、食用等環節的行為。歷史已經證明,人類每一次正視自己的渺小,都是一次巨大的進步,在自然這堂課上,我們學到的永遠應該是“敬畏’二字。

我們必須有珍惜之情,對人生要有更多的明白。經歷了這場突如其來的瘟疫,我們對人生有了更深刻的洞悉。

人生很短暫,生命很脆弱,個人很渺小。當瘟疫襲來時,不分老小,不分男女,不分貧富,不分職業,從醫院門口做小生意門店老板,到大學著名的美術教授,從有權有勢的公司董事長,到電影制片廠的導演,甚至從醫生到院長,都無一能幸免,活生生的生命就變成了疫情報表上冰冷的數字。

疫情讓我們真正理解了人生沒有永遠,來日并不方長。平日那些熟悉的人,沒來得及告別,就永別了,連送一程的機會都沒有。疫情讓我們刻骨銘心的體會到了,活著就是最大的財富,平安就是最大的幸福。錢財買不回生命,利益換不回健康。健康不是第一而是唯一,免疫力才是我們最大的競爭力。普普通通,身體健康,一世平平淡淡也是了不起的成就。長長久久,無病無災,一輩子平平安安就是最大的福氣。疫情改變了我們對幸福的定義,原來父母康健,兒女安吉就是幸福,

瘟情讓我們深切的感到,親情、友情、家人、朋友都要格外珍惜。今生相遇,來生難求,以后若有告別的機會,一定要用力一些,能多說一句要盡情多說一句,那可能是最后一句,能多看一眼應盡力多看一眼,那可能是最后一眼,明天和意外不知道誰會先到,除了珍惜之外,我們別無他選。

我們必須有睿智之思,對人性有更多的懂得。疫情是一面鏡子,每個人的靈魂在其面前顯現出原形。人和人竟是那么的不同,

高尚的人,人格的光芒閃耀,那位一邊呼吁“盡量不要去武漢”一邊自己“逆行”登上高鐵,掛帥出征,第一時間趕赴戰場的的國士;那位鮮有人知患著漸凍癥,雙腿的肌肉早已萎縮,走路一瘸一拐,同為醫護人員的妻子也不幸感染正隔離治療中,卻仍堅守一線的院長;更有那86歲的本該頤養天年老教授,武漢封城后的第一天,不顧自身的安危,毅然坐著輪椅出診,接待病人。他們是醫者,善術仁心,他們是天使,大愛無疆。抗疫是一場沒有硝煙的戰斗,全國馳援的3萬多名以及本地無計其數的醫護人員,以生命赴使命,用自己的堅守和無畏,付出和犧牲,筑起了護衛生命的長城。

火神山、雷神山醫院的建設者們,頂風冒雪,除夕開工,千臺挖掘機同時會戰,日以繼夜,一個花了10天,一個花了半個月,建成了2500多張床位的收治新冠肺炎的專科醫院,創造了又一個世界奇跡,還有那些民警,他們值勤、護守,在自己的崗位上默默奉著。更有那些自愿者,不為名不計利冒死,做了大量的后勤保障工作。每個時代都有不同的英雄,他們就是我們這個時代的英雄。

平凡的人,關鍵時刻也顯不平凡。那位靠拾破爛撿廢品養活自己和癱瘓在床的老伴的湖州83歲的大爺,為抗擊疫情捐出了自己1萬元的血汗錢。那個把工廠發不出工資抵發的價值2萬元的口罩也捐了出來的小伙子,還有那個為送別醫生妻子支援武漢喊出“你要平安回來,我包一年家務”的四川男人。他們都是平凡人,但危難之際,他們表現了最大的善舉,體現出了人性的光輝。還有千千萬萬的普通人,他們聽從安排,自覺宅家隔離,特別是疫情中心武漢的市民,各自在家約定時間合唱《義勇軍進行曲》和《我和我的祖國》,為自己鼓勁、武漢加油,用行動為抗疫做貢獻。

但相比之下,我也看到了一些人靈魂的卑劣,人格的低下。不作為的官員之損,令人憤慨;拎不清的紅十會之慫,受人指責;不負責的隱瞞行蹤之蠢,被人舉報;鉆錢眼的哄抬物價之奸,遭人鄙視;恐不亂的造謠之陰,受人不齒。

滄海橫流,方顯英雄本色,大難當頭,才現人格高低。相信每一點高尚,都是殺向瘟疫的一把利劍,每一份愛,都是溫曖人心的火種,世上哪有什么歲月靜好,只不過有人替我們負重前行。我不希望,用道德去綁架普通的平凡者,但他們仍然是我值得最敬重的人。我致敬這些平凡的偉大者,感謝這個時代,感恩這塊大地,這是我們不幸中的萬幸。

我們必須有明辨之眼,對世事要有更多的明白。疫情狂虐的日子,宅封在家里,緊張焦慮的情緒與日俱增。每日只能通過手機刷屏了解外面的世界。移動互聯網時代,人人都是自媒體,個個都有發聲的權力。網上各種信息滿天飛了,讓人眼花繚亂。關于這次新冠病毒肺炎,種種說法不絕于眼,充斥于耳。“陰謀論”、“泄漏論”是最主要的兩種說法。陰謀論強調這次新冠肺炎病毒是美國人進行的生化戰,依據是美國人到武漢來參加世界軍運會成績平平,就是專門來投毒的,指責美國人的慘無人道。泄漏論則說這次引發新冠肺炎的病毒可能是華南海鮮市場附近的某病毒研究所實驗病毒的泄漏。兩種說法都振振有詞,言之鑿鑿,對“泄漏論”甚至還有人實名指證,愿意公開對質。

我不想談論他們說的真假與否,是非對錯,因為事實總會水落石出,歷史總會給出結論。我想說,面對互聯網時代,泥沙巨下,魚目混珠的信息,我們如何保持獨立思考。

列寧曾說過“為了能夠分析和考察各個不同的情況,應該在肩膀上長著自己的腦袋“。所以,無論人家怎么說,保持定力,有一份自己的思考才是最重要的。人家怎么說是人家的自由,你不能不讓人家說,但自己怎么聽卻是自己事,也是檢驗自己水平的事。當你把各種說法都當著一種存在,只是為豐富自己的思考提供素材時,思考才找對了方向。

不要相信人們所說的討論問題的客觀性,包括我們自己,所論述的也是自認為的客觀。這世界上除了自然界是客觀的,人類社會只要經過人的頭腦加工了的表述,是很難真正客觀的。所有的結論都來自于角度,即或排除人們感情色彩的影響,角度不同結論也不同。著名心理學家阿德勒對人的認識的客觀性作了最好的闡述。他說“沒有一個人是住在客觀世界里,我們都住在一個各自賦予其意義的主觀世界里,再客觀的事實也需要主觀解讀“。所以不僅是對信息,就是對世事,我們除了肩膀上要有自己的腦袋,還必須有一雙明銳的慧眼,這樣才能把世界看得更清楚。

我們必須有變化之舉,對自己要有更多的改變。經歷這次刻骨銘心疫情,通過宅家近兩月的閉門反思,我相信,我們的意識和行為都會有很多改變,小到個人的生活習慣,大到社會應對機制和辦法都會從這次疫情中吸取教訓而發生變化。

我們會更注重個人生活行為的改變,衣、食、住、行更突出健康。養成良好的衛生習慣,加強自我防護意識,注意改進個人衛生,出門戴口罩,少聚集;在家勤冼手、常通風。注重居家環境清凈整潔。加強體育鍛煉,提高個人免疫力。運動是最好的健康保險。疫情讓我們知道了健康體魄的重要性,免疫力是我們的護身符,有了這塊護身符,病毒就難以輕易放倒我們。而免疫力直接來自于我們健康的生活方式。我們再也不要輕易放縱自己,抽煙、喝酒、打牌、熬夜,游戲無節制,坐著久不動。要利用業余時間出去多走走,增加健身運動,徒步、爬山、游泳、打球。加強體育運動,增加個人抵抗力,只有身體“強”起來,病毒才會“少”機可乘。

拒吃野味,敬畏生命,與自然和諧相處。17年前的非典和這次新冠肺炎都是禍起于野味,我們為什么不能從中吸取教訓,盡快從法律的層面進行規范,同時倡導拒絕野味成為公民的自覺。認清“人”在大自然的位置,構建人與自然的正常關系。我們還應改變一些傳統的陋習,少進行一些無意義的聚會,即或聚會也應實行公筷制或分餐制,注重公共衛生,避免疾病傳播。

加大公共應對疫情反應機制和處置預案的完善,督促和監督政府及時公開疫情信息,建立重大突發公共衛生事件應急響應的戰略儲備,形成完備的預警應對措施。控制疫情帶來的“次生災害“,以最小的成本取得抗擊疫情的勝利。

我們遭遇了一場無妄之災,多數人為少數人濫吃野生動物之貪的卑劣行為集體買單。災難唯一的積極意義,在于反思和吸取教訓,并做出改變。經歷了這次瘟疫,我們會反思,我們會改變。正像村上春樹所說的那樣“你不會記得自己是怎樣活下來的,你甚至不確定暴風雨真的結束了,但有一件事是確定的,當你穿過暴風雨,你早已不是原來的那個人“。

是的,但愿我已不是疫災之前的我,你也不是先前的那個你,但愿瘟疫帶來的不僅僅是生命的恐慌和傷痛,還有需要改變的我們。

2020年3月1日
寫于武昌南湖之畔水域天際

左岸記:人至少要吃一塹長一智,好一些的就是居安思危,最好是能防范于未然。

左岸

愛讀書,愛生活!

2 Comments On 愿瘟疫帶來的不只是生命的傷痛,更應有思考和改變

  1. 無論在什么環境下,自己都要有判斷力。

  2. 厲害

發表評論



LOL外围 官网竞博| 竞博JBO| 官网竞博| JBO官网|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电竞| JBO电竞| 竞博| JBO官网| JBO官网| 竞博官网| 竞博电竞| JBO体育| jbo竞博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