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讀書,一如既往。

擁有那份對職業純真的熱愛

2019-01-10 . 閱讀: 1,046 views

文/稻田

過往的片段紛紛擠到了記憶的窗口,像扎堆看熱鬧的孩童的臉,又像是飄過的各樣的云......

盡管,選擇教師作為職業,是被動的,那個年代如果可以選擇,他可能會選擇穿上工作服,到飄著機油香的熱鬧的工廠里去,因為工人代表著能量、身份和風光。但無論怎樣,就業終歸是件喜慶和神圣的事,周身的血管都在暗示和鼓動著他,得全心去做好。

他工作的學校是自己的母校,學生時代曾見過新老師準備公開課的情景,長長的樓道,昏黃的燈影,他們手捧案夾,走走停停,念念有詞,眉目里傳遞著圣潔的情懷和對未來的憧憬。這樣純真的畫面在他心里給教師這份職業上了底色。

教師這職業似乎就是“兩個面對”,面對學生,面對書本。至少那個年代他是這樣做教師的。于是在日常工作時,活動線路多在辦公室和教室之間來回,工作之余,則大多沉在了書本里。那種對書本的珍視啊,現在想來都有些感人,到了冬季的晴日或久雨后的放晴,他都會將滿架的書一摞摞地搬到室外晾曬,也常常面對著“書攤”做出一副“富貴滿盈”的樣子。待將書一摞摞地搬回,接著上架、碼齊,便又要駐足欣賞了。

面對學生則主要是授課。課怎樣上,從田園到校園,沒有人教他,只想當然地理解為“讓學生知道課文的好”,于是便花精力去發現課文的好。那時的讀書備課,有些神圣到神秘的地步了,竟要“堅壁清野”,排除一切干擾。常常是關閉門窗,正襟危坐,數小時后規整書筆于桌案一角,才起身長吁,推窗換氣,就差沒焚香凈手了。

課文讀好了,也就知道講什么了。工作不久后,他迎來了自己的第一堂公開課,講的是朱自清的散文《綠》。課是怎么講的已經完全忘記,只記得前幾日發了瘋似的投入和感受,又發了瘋似的自演模擬,然后便是向學生們動情地描繪。學生們興奮得漲紅了臉,教室后面聽課的老師和領導也都面露喜色。總之這堂入職的見面課上得不錯,好印象也就這樣建立起來了。以至于破天荒地獲得了去省城高校學習的機會。

大約是十幾年以后,在新的工作單位他又迎來了一次公開課,這回不是接受入職考核,而是參加市級的教壇新秀的評選。這回倒是比十年前自覺了,知道講課實際是“導讀”,要讓學生能動的參與,不能“感情用事”,但備課時的瘋狂和熱情卻是依舊。多年過去了,他仍會在心里津津樂道。課題是魯迅的《阿Q正傳》,為了深入理解和設計教學,他竟然自寫了一篇幾千字的關于課文的論文。這樣高成本的備課,自然也換來了教學的好評,得了一個區級教壇新秀的本本。據評委負責人說,如果不是少了一個市先進的稱號,這市級的教壇新秀也是非他莫屬的。

但那時的他并不知評選的附加條件,只是單純地瘋狂投入,靠的是工作的慣性和對深情體驗的向往。

年輕時的他無疑是熱情而浪漫的文藝青年。

臨調離的前一年,因為不可久用,他接手了一個“后進班”,就是那種成績不好,實際也不被“待見”的班級。高考前,被刷下來的學生組成了一個新的班級,沖鋒前卻被告知靠邊稍息,學生們自是心態卑靡的。作為班主任的他,悲憫之情如烈火焚身,以至到了夜不能寐的程度。

時過境遷,幾十年后,他依然可以清晰地看到當年那個自己,仰面朝天,躺在床上,眼前出現一張張學生的面孔。不安中他起身出屋,站在房頭的土坡上。那是一個炎熱的深夜,天穹繁星密布,大大小小的星星或明或暗地閃耀著,似是爭著在表現自己。他忽然熱血澎湃,折回屋內,展開稿紙,抖著手寫了起來——《望星空》,這題目在他折回的路上就跳進腦海了。

他要借詩激情,以情壯志,振學生于卑靡。詩寫了很長,是一首集體朗誦詩,全校朗誦比賽竟用時數分鐘之久。現在是沒有這樣的文思和膽量了。三十多年過去了,詩句已然模糊,只大致記得有“大星小星都是星,大星小星都光明”兩句,應是詩的核心了。

他清楚地記得大禮堂詩朗誦時的情形。前期排練醞釀起的感情到這時達到了沸點。大家都畫了妝,油光滿面地站在舞臺的中央,那個黑膚小眼的男生和那個平日里狠狠的女生站在隊列前,做了領誦。學生們在《望星空》的旋律中開始了他們的演出,朗誦到中途,眼淚就從領誦的男生的眼里汩汩地流出了,接著就傳染了整個的隊伍,演出已不是演出,而是宣泄和升華了。臺下的他與學生們同走了這一段心路歷程,內心也得到激蕩和凈化。

那次演出后,班級的風貌發生了明顯的變化,但他的調離卻給這燃起的熱火潑了冷水。離開不久,大眼睛的班長寄來了學生的照片,寫著各樣的感言和誓語,是專門寄給他看的,其中就有那個領誦的女生,穿了一件時髦的衣服,好像還寫了努力考學之類的話。

如今算起來,這些學生也已有50歲左右了吧......

上世紀90年代初,他做了一個高三文科班的班主任。情懷的故事也因此續寫開來。

校園從來都不是安靜之地,這回是班里的男生與社會青年對立上了。當時正值學校運動會,他明顯地感覺到幾個男生臉色灰青,心思也不在田徑場內。原因好像是社會青年言辭不敬,也可能就是相互看不順眼,總之對立即將演變成一場決斗。

做教師的,只要將感情給了學生,便會產生父母護犢之勇,特別是做了班主任之后,這倒是從另一面證明了“一日為師,終身為父”的言出有據。他一個單純的書生,為了避免學生遭險,竟然想出了宴酒消恩仇的方法。在校園邊上的一間小店備下一桌酒菜,還把另一伙有說話分量的老大請了出來,在酒桌上他學著電影里看來的江湖樣,竟然得到了“老大”的表態,將事態給平息了下去。

這是他在學生里立威揚名的一件事,于是后來說話的音量好像更高了些,效果也更好了。

愛生如子,一點也不夸張,盡管那時他還沒做父親,但卻把全部的心思都給了學生。“一家之長”的地位也確實確立了起來,而且檔次還不低,大概是屬于那種偶像型的家長。課上課下與學生交流,總是接到些專注欣賞的目光。這樣的待遇和日子久了,竟將他拖進難舍難分的感情里。

那個場景他幾十年后都忘不了,學生紛紛地拿著精美的筆記本找他題寫畢業留言,他則極真誠地煉句修辭,都是些刻意激昂的詩樣話語。

學生們拿著筆記本走了,他心里忽然產生了一種空落、慌亂的感覺。放學以后,他刻意地再走進那間熟悉的教室。課桌前的熟悉面孔一下子都被刪去了!他獨立在講臺前,目光橫橫豎豎在課桌間搜尋,還能辨出某排某座某生的臉,但轉瞬即逝又空然。

他站立了很久,離開時既傷感,又滿足。現在想起,則全是羨慕,好像這是他人的經歷了。

他這一生只做了一種職業,在學校里做教師。四十年了,他恍惚始終在一條高速公路上駕車,導航儀里跳出迅速減少的公里數,收費站的輪廓也可以看到了。但路過的景物總是不斷地浮現到眼前來。

他對這段漫長的駕程有一種欲罷不能的心情,他急于停止,去過一種不再牽掛和可以任性的日子,但想到突然間就要成為熟悉的人事的無關者,又有了點緊張和不舍。

他的眼前又出現了那間溫馨而暗淡的西式地下室,這是他過五十歲生日的地方,建筑是海島上的一棟民宿,先前由洋人蓋下,后來住過民國時期的一位名人。樓下一層是廚房,另一邊則開辟出幾個上網用的隔間。夜幕降臨,柔光籠罩,但做壽的酒食卻用得心神不寧。那時他已經循了“做而優則仕”的行道,扮演了一所學校的家長,偏偏遇到了世界性的金融危機,于是他擔心起了學生家庭的穩定。

他將妻兒晾在一邊,走入上網的隔間,對著電腦,給家長寫起信來:工作不易,育兒也不易,要考慮孩子的長遠,最好不輕易地遷徙......覺著還不夠,又換了稱呼,再給學生寫了一封,希望念顧父母之難,好好學習,分擔家事等,寫好后發到學校網站,他才回了房間。如今,這兩封信依然在學校的網頁上。

信雖這樣寫,但他自己卻總是遷徙。工作了二十年的學校,一聲電話就調走了。學校正在申報省一級學校,材料是他負責組織的,高高地排滿了會議室的橢圓形會議桌,評估組就要到了,怎么放得下呢?那時他已經到新校報到,夜里卻又獨自坐在會議室的材料前逐一地檢查起來。半夜十分,他將記錄著問題和建議的紙張塞進校長辦公室的門縫,走下樓來,回頭看了一眼黑暗中的大樓,悄然離去。

他想起了初當教師的時候聽到的一個故事,一個業余的畫家,平常的日子總是過得粗枝大葉,然而一旦進入作畫,就特別細致起來,鋪紙調墨,凈手提筆,沉入畫境,神圣和純真彌漫周身!

經歷和積累了無數的人事之后,他覺得純真或許才是最后的財富,也是最為珍貴的。然而純真卻又是最為危險的,因為純真總會被世俗教誨和批駁,將它等同于天真,甚至愚鈍和呆傻。純真之人也極容易在“務實”之類的鐵證壓迫下動搖或放棄。但他仍然認為純真是最為珍貴和美麗的,值得人們去肯定和堅持,因為在多數人的心里,純真仍然是仰慕的明月、心儀的春花、回首的激蕩。

當行為聽命于純真,當情懷背對于功利,當思想清空了“精致”,是最可能成就大事的境界,職業和人生也是最為享受和美麗的時候。雖然,生活沒有賜予人們保持完全純真的土壤,卻也沒有剝奪人們對純真的有限追求和無限向往......

他提醒自己終止紛涌而至的回憶,決定留下一份職業的純真,在退休的日子里慢慢品咂,以滋養嶄新的生活。

左岸記:向這樣的前輩致敬和學習,能一生將教育貫穿于自己的生活和理想,能如此熱情地教書育人,能始終無悔地保持這份職業的純真,并收獲滿滿的芬芳,是當之無愧的靈魂之師。

左岸

愛讀書,愛生活!

2 Comments On 擁有那份對職業純真的熱愛

  1. 情真意切,無悔人生!

  2. 誘人上進,誨人不倦,人生樂事也

LOL外围 电竞竞博| 竞博| 电竞竞博|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体育| 竞博| JBO| 电竞竞博| 竞博lol|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官网|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官网下载| JB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