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讀書,一如既往。

“平等”是最大的錯覺

2018-10-17 . 閱讀: 1,981 views

文/風墟

世界并不是平等的,人與人之間的差距大到你難以想象。

關于出身和階級這種先定的差距我們無需多言,越來越多的人逐漸清醒了過來,發現“王侯將相寧有種乎”、“人人都能成功”這些在我們小的時候被教育所認為是理所當然的真理,現在變得無比的可笑。

一個人能不能成功在很大程度上取決于自己的父輩的階層。

個人的努力只是自身所可能取得的成就的一個因素,你所處的階級和平臺才是決定你未來的根本基礎。

和出身同等重要的、決定我們人生命運的第二個因素,是運氣。

絕大多數的有錢人其實內心都有一種不安全感,因為他們并不知道自己為什么會這么成功。

也許是趕上了好的政策,也許是選對了行業,也許是湊巧撿了漏就開始一飛沖天。

他們也不知道自己稀里糊涂的怎么就賺了這么多錢,他們也搞不懂為什么開了個店突然一下子就火爆了。

是,那些關于開店的選址營銷之類的經驗確實也重要,但問題在于,這些經驗的作用毫無疑問的一直在被夸大。

經驗是第二重要的,膽子大才是第一位重要的。

因為任何事情只要你開始去做了,就一定能獲得經驗。但有沒有足夠的膽識,這在一開始就決定了你有沒有成功的機會。

所以出身很重要,運氣很重要,膽子大也很重要,唯獨努力實質上只是有了這些條件之后的一個附加因素。

 

有人說,那那些出身不好寒窗苦讀數十年,考上清華北大實現人生逆襲的人,他們能夠成功憑借的就是努力,你還能說努力不重要嗎?

其實在我看來這類通過讀書逆襲的人并沒有什么值得其他人去佩服和學習的地方。因為這種逆襲很大程度上是因為他們天性就擅長應試教育。

對于天生不適合應試教育,沒有穩定的定力和對枯燥知識的記憶能力的人來說,選擇這條逆襲之路本質上只是因為愚蠢。

因為不夠聰明,眼界不夠開闊,對世界的認知不夠成熟,所以才會選擇將自己最寶貴的數十年的青春浪費在并不適合自己的應試教育上。

他們在自己最美好的年華,選擇了一條難度最高的,成本最大的逆襲路徑。

 

有人會說,哪有那么多成功的機會?明明對于出身不好的人來說,讀書已經是一條最好的,最起碼還能通過自己的努力去和那些出身好的人公平競爭的道路了。你有什么資格說他們愚蠢?

之所以說這些人蠢,是因為還有很多遠比努力這條路徑更好更輕松的競爭渠道,一個最典型的渠道就是:膽子大。

如果選擇這條渠道,你在這條路上哪怕只邁出一步你一定會發現,你這一步已經超越了百分之八十的人。

任何有過相關經驗的人一定會認同我這句話,這是毫無疑問的。在膽子大這條路上,你只邁出一步,就能甩其他人十條街。

我上大學的時候,有個隔壁班的同學在學校食堂包了個窗口,賣小吃,一個月能賺接近一萬。

我一個親戚就是普通的農民,沒有學歷,因為家里出了事被逼的去做生意,前年時就賺了七十多萬。

他們做的事情也并不復雜,根本上在于一般人對于“賺錢”這件事的思路極度的狹隘,他們只會想到通過給別人打工,然后按部就班的每個月賺一些薪水。

像在學校食堂包個窗口這種事,多數人都能去做。只不過是因為他們面對這些問題時,考慮全都是可能遇到的風險和困難,而根本不會想到要去進行實踐的哪怕一小步,甚至連市場調查都不會去做。

至于說膽子大要是走上違法犯罪的道路就是自毀長城這類的反駁,我就沒必要再解釋了,這是最基本的智力問題。

 

拋開階級和出身的問題,哪怕只是人與人之間天賦、記憶力、理解能力等這些“軟”實力,不同的人之間的差距也是大到難以想象。

有很多四五十歲的讀者表示說:他們的思想深度遠不及我,并認為我這個年齡能有這樣的思維挺厲害的。而我可是比他們小十幾二十歲。

這樣說不是為了吹捧我自己,因為實際上我知道自己比起真正有智慧的人來說,差的太遠了。

我前陣子找一個師兄請教佛法聊到凌晨一點多,他的見解,他知識面的廣博,他的思想深度,我真的是拍十萬匹馬也追不上;

而這位師兄也提到過,他有一位朋友的智慧和深度又十倍遠勝于他。

人和人之間在智慧和思想深度的這種差距,比出身上的差距更令人絕望。

你出身于小康之家,他是首富之子,最起碼你們還都在地球上,沒事你還能在微博上罵罵他;

但如果是思想深度上的差距太大,那你們根本就不在同一個世界里。

但這一點說起來在某種程度上也是一種悖論,因為絕大多數人根本沒有機會體會到人與人之間這種軟實力的巨大差距。

兩個在思想層次上差距太大的人,一方面在現實生活中很難有交集,另一方面是那些有智慧的人基本上也沒有時間和興趣去指點不聰明的人。

“聽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這種非典型性的、小部分極幸運的人才有機會體驗到的震撼,現在已經淪為了一句客套話,很多人根本不理解、也不可能理解怎么聽別人“一席”話,就能勝讀“十年”書了。

 

另一方面,也是因為很多人不知道去向那些智者問什么樣的問題、才能真正幫到自己。

當有人問的問題過于淺顯時,正面回答這對他們自身的改變來說只能是隔皮瘙癢。

所以很多時候我不會先回答他們提的直接的問題,而是先去和他們討論問題背后更深層次的原因。

有些人會覺得,你作為一個心理咨詢師幫別人答疑還要收錢,你太勢利了,沒有點普度眾生的心。

但是從我的經驗來說,很多我想去請教的人,即便給他們付錢,他們也不一定有時間、不一定愿意回答我的問題。

如果他們愿意給我指點,雖然表面上是我花了一點錢,但真正賺到的其實是我。

因為他們使用的是十幾年的學習和思考沉淀后的視角,解讀了我的問題。

我收獲的不僅僅是一個答案,還有答案背后的“視角”。這種“視角”,它的價值是金錢衡量不了的。

 

孔子問禮于老子,回來后說:“鳥,吾知其能飛;獸,吾知其能走;走者可以為罔,游者可以為綸,飛者可以為矢曾。至于龍,吾不能知其乘風云而上天。吾今日見老子,其猶龍邪!”

如果真的能夠得到如龍般人物的指點,那不止是勝讀十年書,勝讀二十年、三十年的書都是有可能的。

有時候我們會因為無法承受自身和別人的巨大差距,而使用各種扭曲的簡直觀和解釋來平衡自己的內心:

“不就是有幾個臭錢么?有什么了不起的。”

但事實上有錢可以讓你體驗的快樂的豐富度和多樣性是你想象不到的。

不說別的,僅僅是因為你的身份和財力所帶來的周圍人對你的尊敬和關注,這一點對于日常生活中總是被忽視的普通人來說,就已經是難以想象的快樂了。

“不就是看了幾本破書,能有什么用?”

就像前面所說的,讀書帶給一個人智慧層次的提升,使你們感受到的根本不是同一個世界。

(讀書帶給一個人的提升,不等于辛苦參加應試教育。)

 

而且處于不同階級的人,他們思考問題的方式也完全不一樣。

我舉一個陰謀論的例子:

你有沒有想過,事實上很多能延長壽命的藥物和技術早就開發出來了,但這些技術只會在美國的統治階級里秘密的被使用,而且這些技術的成本即便已經很平民化了,但是也不會被推廣。

為什么?

抽煙對身體不好,在煙盒上寫“抽煙有害健康”這種標語實質上不僅不會讓人有戒煙的意識,反而只會令人因為焦慮而更想抽煙,可是這種標語還是一直存在,統治階級也并沒有拿出基于科學研究的有效戒煙方法。

為什么?

我們現在假設你站在美國統治階級的立場上再來思考一下這兩個問題,你很快就能明白了:

壽命延長對美國統治階級并不利,因為這意味著要支付遠超于現在的養老金;

抽煙的確對身體不好,但能夠縮減國民的壽命,同時煙草行業又能產生大量的稅收;

這樣讓人民就像韭菜一樣,一茬一茬的在他們青壯年的時候為國家貢獻出勞動力,等他們失去勞動能力之后盡早死去。

這樣美國的統治階級即獲得了大量的勞動力,同時又少支付了很多的養老金,還通過煙草稅狠狠的抽了一大筆。

如此國安民樂,豈不美哉?

當然再次聲明,這只是陰謀論,而且我們說的是美國的統治階級,請大家不要多想。

我只是通過這樣一種腹黑的推斷,來令你理解不同階級思維方式的巨大差異。

所以人生要追求不斷的提升自我,這不是一句空話,因為只有登的越高,你看到的世界才越大。

你看到的世界越大,你才能越接近真相。

如果你的生命自始至終始終都在同一個階級,同一個圈子,日復一日的為了生計奔波勞碌,等你進入暮年的時候可能你才會忽然發現,原來自己過去這些年從來沒真正活過。

所以話說回來,我們在想想人類價值觀中“權利”的平等這個概念,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

 

只有在承認人與人之間客觀存在的、巨大的、無法彌補的差距這個前提下,討論人權的“平等”才有意義的。

不承認這個前提而妄論平等,妄談自由,要么是愚蠢的白左圣母,要么就是揣著明白裝糊涂的既得利益者在攪渾水。

因為沒有智慧的平等,幼稚的自由通向的只會是破壞和毀滅。

比如有的人天生記憶力強,理解力好,他們生來就擅長應試教育,再加上出身好,能夠獲得更多的教育資源;

這個時候我們要做的不是根據種族和出身,給那些沒有這方面天賦的人,傾斜更多的升遷名額。

因為你再怎么有意識的去照顧那些貧困的學生,你也不可能對所有出身貧困的學生全部都照顧到。

所以實質上這種表面上對貧困學生的“照顧”,實際上是對其他沒有享受到這些優惠的人更大的不公平。

從根源上解決這個問題的辦法,在于承認人與人出身和素質之間的巨大差異,承認有些人就是不適合應試教育,然后拓展多元化的升遷渠道,和考試的方式。

讓本來就處于同一起跑線的人,在同樣的規則和賽道上起跑;

而不是把本來就不在同一起跑線上的人群,全都聚集在一個賽道上。只用這一種方式去審核所有人。

當然,我們所說的這種真正公平的方式不可能被實現。

因為既得利益者們已經給所有人洗了腦,讓他們認為不能讓自己或者自己的孩子與那些既得利益者們站在同一起跑線上,是因為自己不夠努力,是自己的錯。

 

另一方面,公平實際上毫無意義。

它唯一的作用只是制造這樣一個概念,令人們能夠安心的生活,不會起來做一些危險的活動;

同時在人們有進行危險活動的可能性時,以公平的名義傾斜給那些鬧事者一些資源,令潛在的危險平息。

作為一個牧羊人,你不會在乎羊群里每只羊的資源分配是否均衡,你唯一關心的只是怎樣讓這群羊持續的、老老實實的給你出羊毛。

讓羊群能夠老實的辦法不是對每只羊都一樣好。而是特別偏愛幾只羊,次偏愛另幾只羊,讓這幾只羊去幫你管理其他的羊。

這樣一旦其他的羊不聽話時,不需要你自己出手,那幾只被你偏愛的羊會比你更積極的去打死那些出頭者。

其實世界的真相并不復雜。如果我們是置身事外的旁觀者,那么每個人都能清楚地看到這場羊與牧羊人的游戲;

只是一旦我們身處其中時,就當局者迷,被群體性的價值觀潛移默化的影響,也就忘了自己實質上只是一直不斷為別人出羊毛的工具了。

其實今天拋出“平等是最大的錯覺”這個概念,只是為了令一部分人能夠意識到世界的真相就是不均衡的,意識到自己是個人,并不只是一只羊。

但很多人怕是在羊群里呆久了,習慣了羊群帶給他的安全感,習慣了羊群的群體價值觀給他塑造的“羊生的意義”,而不愿面對真相。

其實就像《黑客帝國》里尼奧所面對的紅色和藍色兩顆藥丸一樣,我們每個人也都面對著這樣的選擇:你是要接受殘酷的真相,還是選擇虛擬的幸福?

但我必須提醒你一點的是:幸福只能基于「真實」而產生。

自欺欺人的“幸福”,本質上是一種空虛。

左岸記:我覺得風墟的這篇文章很像是黑魔法,如果你感覺到不適,那么反著想就對了。要是你覺得他說得有道理,那么無論你處在什么層次,都不要固化自己的思維,而是要尋找突破局限的方法,能進步多少就前進多少。再怎么說,也不要把自己就這么隨隨便便地由別人說了算,是吧?

本文作者風墟,心理咨詢師。微信公眾號:煉己者? ID:fengxuwake

風墟

微信公眾號:煉己者 id:fengxuwake 心理咨詢師,個人微信號接收付費咨詢:lianjizhe1874

3 Comments On “平等”是最大的錯覺

  1. 是的。
    有時候我們不愿意去相信一些東西,只是為了讓自己有奔頭。
    然而如果我們可以做到,相信了這些黑魔法,而繼續去努力,也沒什么影響。
    畢竟,生活總是落在了一分一秒,一粥一飯,心態放好,

  2. 已轉載

  3. 我欽佩那些在某些方面做到極致的人,他們活著就像為那些東西代言,讓我癡迷異常。而許多所謂身世優渥的人,往往并不能做到這樣的極致,因為他們有太多的選擇,他們也無需耗費龐大的心力去醉心于自己的一個小小夢想。

LOL外围 竞博| 竞博| JBO电竞| 官网竞博| 官网竞博| 竞博JBO| 竞博JBO| 竞博官网| 竞博app官方下载| JBO电竞| 竞博| JBO官网| 竞博JBO| JBO电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