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左岸讀書,一如既往。

善用每個人的欲望

2011-04-18 . 閱讀: 14,725 views

好人,勢必有一個特點——犧牲自己的需要。

壞人,勢必有一個特點——縱容自己的需要。

好人與壞人,就這樣構成了一個奇妙的平衡。

原文你的欲望不是罪

/武志紅

滋養自己,避免干枯

朋友M過生日,看著別人給他送來的種種禮物,他突然間發覺,已經有兩年多時間了,他沒有送過任何人生日禮物。

他對我說,他有時記得親朋好友的生日的。但是,他不管如何叮囑自己,最后總是將別人的生日禮物忘掉。最后他發現,他心中有一股強大的不情愿。

從這一點來看,M應該是一個非常自私的人。但事實恰恰相反,在朋友和家人眼里里,M都是一個難得的好人。他對朋友有求必應,對于家人,他除了照顧自己的小家,還要照顧父母和兄弟姐妹的家庭。

我為什么會成為這個樣子?M問我,他發現自己竟然如此自私,有一點崩潰的感覺。

我說,這很簡單,你總是在滿足別人的需要,但是你從不滋養你自己,你正在干枯。甚至,你一直期待著別人的回饋,但回饋一直沒來,于是你絕望,不想再這樣下去了。

M聽了深有感觸,他又問,我該怎么辦?

我說,看看你的內心,看看你想要什么。

我讓他坐得端正一些,放松身體,做幾個深呼吸。在他身體放松下來后,我請他很慢很慢地、帶著充分的感覺說:“我……最……想……要……的……是……”

在他說的時候,我也跟著用相同節奏的語氣、并好像用全部注意力在跟隨他一同說:“你……最……想……要……的……是……”

一開始,M還是用比較快的語速說,但在我引導下,他的語速逐漸慢了下來,放松但又全神貫注地說:“我……最……想……要……的……是……”

當說出他一個隱藏很深的、他甚至完全都不知道的愿望時,他淚如雨下。

做完這個練習后,他說,他知道他想要的是什么了,接下來,他會去滿足自己的需要,去滋養他自己。

消滅罪惡感讓人淪為惡魔

M的故事,深深觸動了我,我想到了一系列的故事,一系列的問題,最后豁然開朗,有了很深的領悟:

或許,人性的一切問題都可以回到一個支點上——如何看待需要。

最好是成為一個看破并放下一切欲望的人。

但是,作為凡人,我們戒除不掉需要,并因而圍繞著需要產生了這樣一對矛盾的心理:

  1. 需要是有罪的;
  2. 我有需要。

所謂的壞人或小人,似乎沒有了第一部分,只剩下“我有需要”。因而,他們在追求需要時沒有任何的愧疚感,更不用說什么罪惡感。

有時,這一需要是飲食男女這些躲不開的需要,有時,這種需要是一種沒有實際價值而只是讓自己感覺很爽的需要。

例如,河南一個官員,開車撞向人群,一邊撞一邊喊“撞死你撞死你”。據說他喝醉了,而被他撞的那些人與他無冤無仇,那他在干什么?

他在滿足自己的一種需要——“老子隨時左右著你們的小命,老子想怎樣就怎樣!”

現在爆出的很多惡性新聞事件中,都是這種心理在作祟,將別人踩在自己腳底下,別人絲毫不能反抗的感覺很爽。

他們作惡到這種份上,讓需要被滿足顯得尤其邪惡。但在我看來,他們之所以陷入這種邪惡的地步,是因為他們想徹底滅除掉“需要是有罪的”這種不好的感覺。

但是,他們真的是有罪的,他們真的會有內疚感,這種內疚感會讓他們不舒服,那怎么辦?

內疚是對自己的攻擊,當他們想完全消滅掉這種自我攻擊時,他們就將其變成了向外的攻擊。他們越是拼命滿足自己需要,罪惡感就越強,這時他們對別人的攻擊性就越強。

但請記住,這種攻擊性既是一種自戀,也是一種罪惡感向外的投射。

這種心理投射到頂峰,他們會信奉一種強權邏輯——“你這么弱,你活該被我利用。”更嚴重的時候,壞人剝削、傷害了好人后,還要將好人殺死,因為“你如此軟弱、你如此笨蛋,你該死!”

紀實小說《國殤》,講的是抗戰時期國丅民黨軍隊如何抗戰的,這部書中刊登了一個日本士兵詳盡的回憶錄,細致地描繪了他是如何從一個有些膽怯的男人變成惡魔般的殺人機器的,從中可以清晰地看到,當他試著將自己的罪惡感消滅時,他會變得更邪惡。

著名小說《追風箏的人》中,也是寫了這樣一個故事,當男主人公阿米爾想消滅自己對仆人哈桑的愧疚時,他也逐漸淪為惡魔。

我是一個蠻卑鄙的好人

至于好人,似乎是沒有了第二部分“我有需要”,而只剩下第一部分“需要是有罪的”。

譬如楊麗娟的父親楊勤冀,他好像是一個沒有任何需要的人,當別人試著滿足一下他最基本的需要時,他都會避之而唯恐不及。他去最好的朋友家,他寧愿蹲在地上,別說沙發,甚至朋友給他一個小板凳,他都要拒絕。

但是,這也不是真的,哪怕像楊勤冀這種級別的超級好人,他也仍然會有需要,并且他會有巧妙的方式來滿足自己的需要。

什么方式呢?就是通過滿足別人,尤其是自己最親近的人。

所以,楊勤冀這個似乎沒有任何需要的父親,有了一個為達到目的而不罷休的女兒。

楊勤冀這樣的故事看起來是極端的,似乎不多。但其實,類似這樣的故事在我們這個國家可能比比皆是。

譬如,一個對自己苛刻到節儉的媽媽帶女兒去超市,說,挑吧,你看吃什么咱們就買什么。

女兒很高興,挑了一些自己喜歡的零食。

接下來,媽媽又特意挑了一些更昂貴的。

然而,回到家后,媽媽突然間覺得女兒吃零食的樣子很貪婪,于是歇斯底里地爆發了:“你知不知道我們家日子多難過,你為什么這么貪婪?!”

這是一個真實的故事。

豆瓣“父母皆禍害”小組中,一個網友講了一個更恐怖的故事。一次,她拒絕了媽媽給她買的衣服,結果媽媽爆炸了,她大喊:“你還不如去吸毒,吸毒的話你還會知道需要我的錢。”

這三個例子中,父母們都是沒有什么需要的好人,而且他們都想過度地去滿足孩子的需要,以此來釋放自己潛意識中隱藏著的蠢蠢欲動的需要,然后又將“需要是有罪的”這種負罪感轉移到兒女身上。

大學的時候,我喜歡一個女孩,覺得她配得上擁有最好的一切,甚至我想象自己掙很多錢,讓她吃最好的、穿最好的、用最好的……但同時,我又覺得她是一個“壞女孩”。

我是一個好人,好人其實很多時候蠻卑鄙的。

因為對自己有這樣的洞察,我至少是在咨詢中對“壞人”們會有很深的理解與接受。

有時候,親密關系中的“壞人”真的是極度可憐。

一個女孩對我說,她自私自利。這是一個準確的自我評價,我問她,如果最自私自利是10分,你的自私自利是幾分。

她說,9.5分。

我又問她,你父母的無私程度是幾分。

她說,一個9分,一個8.5分。

我對她有很深的了解,因而對她有很深的同情。她的父母童年時沒有得到什么關愛,也就是說,他們的需要沒有機會得到滿足。后來,他們因而嚴重壓抑了自己的需 要,他們還將這種壓抑神圣化,覺得這樣自己就是一個好人。同時,這種心理的另一面就是,那些需要得到充分滿足的人就是壞人。

有了女兒后,他們被壓抑的需要通過極度滿足女兒而釋放,但他們又將“需要是有罪的”這種心理投射到女兒身上。如此一來,女兒就背負了非常沉重的負罪感,她 說自己自私自利時,看起來像是無所謂,這其實和阿米爾的心理是一樣的,她不允許自己內心的負罪感涌出,因為負罪感太多太重,一旦涌出就猶如河堤崩潰。

誰先動了情欲,誰就輸掉了調情

中國古話說“飲食男女”,這是兩個最基本的需要。如果說,飲食的需要是有罪的,那么性的需要就更是如此了。圍繞著性,我們的內心、我們的家庭、我們的文化乃至全球每一角落都有種種或顯露的或隱蔽的罪惡感。

這就是西方傳說中的“原罪”。亞當夏娃一開始是蒙昧而幸福的,吃了蛇送來的智慧果后,開始有了性意識,感到羞愧,要把自己的性器官遮蔽起來。上帝知道他們觸犯了原罪,就將他們逐出了伊甸園。

這個故事的寓意藏在我們每一個家庭中。但不管我們怎么覺得性有罪,性的需要仍和飲食的需要一樣難以戒除。男女的需要一旦泛濫,那比飲食需要被過度滿足的狀況還要可怕得多。那該怎么辦?

最好的一個辦法是,我壓抑我的性需要,但我勾引你的性需要,你因而來欲求我,我也順帶著得到滿足了,但我卻在事后說,你是壞蛋!

一些電影中,看似君子的“岳不群”們找了妓女后,會狠狠地折磨她們,甚至虐殺她們,就是這種心理。那些專門殺妓女的連環殺手們,也是這樣的心理。不是我有性需要,而是你們這些賤丅人勾引出了我的性需要,你們有罪,你們去死吧!

我上研究生的時候,有一天突然蹦出對“調情”的定義:兩個人不動聲色地調動彼此的情欲,而自己不為所動,誰先動了情欲,誰就輸了。

一個常流連于風月場所的朋友聽到后,大笑著說:“是啊是啊,就是這么回事。”他知道他和女人都在玩游戲,試著喚起彼此的情欲,而盡管他要顯得總是女人先動了情欲,但并不因此覺得女人有罪,反而會覺得那樣的女人很可愛。

然而,男人如果認為是女人喚起了他們罪惡的情欲,那么,他們就可能會通過閹割女人的性感知器官來消滅她們的情欲。所以,非洲的極端男權社會要對女孩進行割禮。

在這種文化下,性是一種重罪,自己承受不了,要把負罪感轉移到別人身上。這種轉移的游戲到處都是,但是,要想淋漓盡致地轉嫁的話,就需要一邊是徹底的強勢,而另一邊是徹底的弱勢。

于是,在極端的男權社會,才對女孩進行割禮;在嚴重的權力失衡情況下,一個官員才可以毫無道理地將車沖向與自己無冤無仇的人們。

然而,越是這樣做,罪惡感在心中累積得越厲害,越發想轉嫁自己的罪惡感,于是這種暴虐就不斷升級。

消除性是不現實的,現實的關鍵是,認識圍繞著性而產生的負罪感。

需要消滅的是負罪感,而不是欲望

在男權社會,男人將女人視為性對象,但又希望她們沒有性欲,永遠純潔。因而女人就要表現得清純,甚至連自己都不知道自己還是有性欲的。

我一個朋友領悟到這一點了,她說,她一直喜歡壞男人。原因是,壞男人會小小地不顧她的抗丅議,而有點強硬地和她發生性關系,這其實是她想要的。

這樣的男人,不僅可以幫助她釋放被壓抑的性需要,還可以讓她方便地投射圍繞著性的罪惡感。每當她說你是壞蛋時,壞蛋會說,我就是壞,你怎么著?

但好男人不同,好男人也要壓抑性欲,也要消除罪惡感。于是,當她表達抗丅議時,本來已經有點“壞”的男人真的會變成好男人。有時,好男人會控制不住地有一點硬來。但事后,好男人會很愧疚,他們不僅會道歉,他們以后也真的會變得更加“好”。

如此一來,女人就無法順利轉移自己的負罪感,也得跟著壓抑自己的性需要。這時,她的心中會有一聲嘆息。

對于我們凡人而言,我們真的需要學習,看到自己圍繞著需要而建立起來的負罪感,然后帶著負罪感在一定程度上滿足自己的需要。甚至,當既不傷害自己也不傷害別人的時候,可以放肆地去滿足自己的需要。

人際關系中,需要的滿足最好是平衡的,可以付出,也可以索取。這時,能量是流動的,雙方的心都得到滋養。

M的人際關系是嚴重失衡的,他只給而不要,這樣一來,他的需要得不到滿足,而對方又會產生負罪感。于是,最后他會成為孤家寡人,不管他多么能夠繼續滿足別人的需要,別人都會有點不敢和他來往。畢竟,需要很重要,負罪感也一樣重要,誰都不想成為罪人。

進一步來說,將人際關系建立在滿足彼此需要上,這的確是形而下的境界。

心理學說,關系就是一切。猶太哲學家馬丁·布伯則說,關系有兩種,一種是我與你,一種是我與它。

當我將你視為滿足我的需要的工具與對象時,這一關系就是我與它。

當我沒有任何期待與目的,而是帶著我的全部存在與你的全部存在相遇時,這一刻的關系就是我與你。

剛剛,有快遞員給我家送了一份快遞,我收了快遞后說了一聲謝謝。他走之后,我回憶時發現,盡管事情是剛剛發生的,但他的樣子已然非常模糊。

因為,我和他沒有相遇。

對我而言,見面那一刻,他就是一個“快遞員”,滿足了我正在進行的一種需要。如此一來,我就沒有拿出我的全部存在去碰觸他,于是他對我而言就很模糊。

同樣可以推斷,對他而言,我也只是一個客戶,滿足了他的工作的一種需要,他也沒有拿出他的全部存在去碰觸我。

想到這一點后,我看著我最心愛的阿白(我家養的加菲貓),那一刻,我剎那間明白,盡管它對我而言是很清晰的,但我與它仍然是以一種需要與被需要的方式來建立關系的。對我而言,我喜歡它的可愛,于是它一直扮演可愛與我打交道。

那一刻,我忽然間好像穿透了一切,看到了阿白的全部存在。

很有趣的是,接下來的一段時間里,阿白與我形影不離,我走到那兒它跟到那兒,而這時我們彼此之間是沒有任何需要的。之前,這種形影不離只發生在它需要我時。

我也想起一次在飛機上遇到的一個帥哥,他至今還在我腦海中無比鮮明。我清晰地記得,他和任何一個人打招呼時,都是全神貫注,他的眼睛會全然真誠地看著你。先看到他與空姐打招呼時,我想,哦,這小子,他估計什么樣的女孩都可以追到手。

接下來,當他也這樣看我時,我明白,他這不是一種人際交往的技巧,而真的是一種境界。

需要是有罪的。

所以,我們想戒除需要。并且,你會看到,需要總是與被需要在一起,它們勢必是在關系中呈現。

那么,是不是當我是孤家寡人時,這個罪就可以沒有了。

所以,很多想領悟人生的人會斬斷關系,獨自一人待著。

這是一條路。然而,當境界未到時,獨自一人待著會受到至少兩個嚴峻的挑戰。一個是飲食,一個是男女。對于進行嚴格修煉斷食的人,饑餓感會讓胃液變得貪婪, 甚至吞噬掉自己的內臟。而性的欲火也可以讓一個人走火入魔,因而我們會常常聽到,如何如何厲害的修行者借修行之名義大搞男女關系。

在我看來,孤家寡人常常是一種奢望,而需要或欲望總是逼迫著你去建立關系,在人際關系中尋到一條路。

這也是心理學的魅力所在,現代心理學將著眼點集中在人際關系與需要這兩個主題上,并表示,關鍵不是消滅欲望,關鍵是接受欲望,并看到圍繞著欲望而產生的負罪感,并從這種負罪感中走出來。

那時,我們還是有欲望,但我們將不會用破壞的方式去追求欲望。

實際上,我們之所以用瘋狂的方式表達欲望,恰恰是因為我們自己覺得這是有罪的。

左岸

愛讀書,愛生活!

11 Comments On 善用每個人的欲望

  1. 平凡人 相互需要

  2. 我經常想到的一句話是這樣的:當我不需要你的時候,我就成功了。當然,這個你是個泛指,可以是任何人。因為人總是這樣,一個人對于一個人產生了感情或依賴,總是會有被傷害的可能,換句話說,誰看的比較重,誰就處于弱勢,處于比較容易被傷害的境地,為了讓自己不受傷害,于是就戒除對另一個人需要,這應該說是對自身需要的一種壓制。這樣的想法,到底是對還是錯呢?一種比較強的自我保護防御途徑,前提是放棄自己對他人的需要。這應該和原罪感無關,所以我不明白的是,這樣的想法要如何找到解決的途徑?

    • @之默之墨 @之默之墨, 懂得,但要善用,不然會讓人有冷漠感,你不表達需要,別人會認為你不在乎Ta,尤其是心中所愛之人。

  3. 有點深,但有些觀點確實在自己什么可以看到。

  4. 當不覺得欲望是有罪的時候,就不會掙扎,也不會存在內心與現實行為的強烈矛盾了。

  5. “用”了之后又是需要的什么?

  6. 有些女孩子在床上裝正經。其實自己很想要的,硬說不要,把責任都推給我。完事后說我就是個壞蛋。

  7. 很不錯的文章。但是實際中要找到方法滿足自己的需要而且又能從罪惡感中解脫出來,不容易啊!

  8. 人,就是這樣,也都就是這樣,這是人性的弱點,更是人與人和諧的需要這樣做的,只是有些人很快知道了,也懂了,但真的實踐起來就很難,~~待續

  9. 謝謝這篇文章。我就是一個壞人,我父母是好人,我知道了錯了。

  10. 你這樣說 的確對可人不總是再重演這丑陋的一幕嗎. 人的欲望就像高山的滾石一樣,一旦開始就再也聽不下來了, 你說別人殺人是為了滿足自己狂霸的欲望,可你知不知道他們原本并不姓殺人,是殘酷的現實摧毀了他們對生活的信念,

LOL外围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 官网竞博| 竞博官网| jbo竞博体育| 竞博| 竞博app官方下载| 官网竞博| 竞博JBO| jbo竞博体育| 竞博JBO| 电竞竞博| JBO竞博| 竞博官网下载|